江海寄余生

·原创江周文堆积处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副本命,江周不拆不逆
·努力写文卖江周安利ING

【江周】绽放之声(架空|暖系|26~32完结)

今天从早上写到现在,完结啦。

——————————————

《绽放之声》前文链接:

1~6 7~11 12~14 15~20 21~25

——————————————


26.

 

助手们七嘴八舌又说了许多,后面的周泽楷却没有怎么听进去,目光聚焦到了那株桔梗上,白色的花苞果然不再是往日一尘不变的模样,微微张开了些,五星的花瓣形状已是显了征兆。

果然很快便能开花了吧。

大概真是太突然了,困扰他和江波涛那么久的问题迎刃而解得那么快,开心还是开心的,可莫名觉得有些空落,不知是哪儿还缺着一块。

真的是太突然了。

 

 

清晨起床后周泽楷第一时间来到画室中,那株桔梗真的开花了,玲珑的星星一般的白色花朵,在晨曦的微光下轻轻地摇曳。原本撑着花苞的茎叶现在支撑着盛放的花,看起来更加纤细了,指引着人们把所有的注意都集中到那精巧纯净的花朵上。

如果你让它开花了,千万要带给我看看啊——周泽楷想起江波涛说过的话。

助手们都在各自的房间睡得香甜,周泽楷看了看墙上的钟,指针刚刚指向六时整。他小心翼翼地将小花盆捧在手里,出了画室的门。

 

 

江波涛果然已经呆在花店了。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笑着像往常一样毫不惊讶地起身迎接,显然沿路的合欢树们已经给他传递了周泽楷来访的消息。江波涛像往常一样为他倒上茶水,看了看周泽楷捧在手中的桔梗花。

“居然赶在花期最末的时候开花了吗?”江波涛接过花盆,小心地端详着轻声细语,过一会儿无奈地摇摇头,“它居然不肯告诉我为什么这时候开花,当我不知道么。”

白色的桔梗花摇动着茎叶,落在周泽楷眼中仿佛摇头似的。

周泽楷有些不解地看向江波涛,可江波涛这一次却好像没读出周泽楷的心情,自顾自地把桔梗花放到圆桌上:“小周打算什么时候走?”问话很平静,像对待一个外出是家常便饭的老朋友那样。

 

 

“额?”周泽楷倒是怔住了,双手有些无措地胡乱摆摆。乍听江波涛那么问他还以为是问自己什么时候回画室,一琢磨就觉得不对劲。

可还能走到哪儿去呢!

江波涛看他这模样也是怔了那么一怔,随即就是一脸的释然:“原来小周你自己还不知道吗?大概是他们说了,你没有听清吧。”

他们……周泽楷皱着眉,记忆中的对话就从脑海逐个滤过去,突然就有什么从深处漫上来,那是他专注看着桔梗花时无意识忽略过的助手们的话语。

“会长还说给我们安排了新的住所,画室的面积比这儿大多了,我们查过了,那儿可是市中心附近闹中取静,还有很多前辈也都住附近,过两天老师我们准备下……”

 

 

那片地方周泽楷是知道的,为杰出的美术家们特别建议起的园区,交通便利周边设施齐全,永远遇不上晚上10点后就无店家愿意出来送外卖的窘迫事,离开江波涛的花店有半个城市的距离。

还不是终点。

年轻的画家的未来还很长很长,从踏出这片城市中略显偏僻的街道开始,他总有一天还会走出这座城市,甚至跨越海洋山川去往地球的另一端。画家的眼界很大很大,江波涛让周泽楷看到了一片全新的天地,可那片天地也不过是那个全新世界的一隅。

 

 

“虽然小周还听不见它们的话,但是已经能对它们的世界有所感应了吧。”江波涛显然是发现周泽楷已经想起来了,一边伺候着花花草草一边说着,“那孩子还怕你走了我就见不到它开花的样子了。”

江波涛到圆桌旁,提着水壶给桔梗的叶子滴上几滴水,像是故意要挠挠花儿的双手似的:“距离是有些远了,梧桐的积极性也不比合欢差,你现在开花,是怕个什么劲呢。”

周泽楷听他不同于往日的细语,对着花朵说得很大声,明白江波涛那不仅仅是在对桔梗说话,心里五味陈杂不知该回应些什么好,总觉得有什么该破壳而出了,却闹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

“这盆桔梗留在我这儿一天,小周明天再来取可以吗?”直到江波涛温言发问的时候,周泽楷还没能从思考中缓过劲来,点点头仍有些迷茫的踏出了花店的门。

 

 

27.

 

回到画室的时候助手们已经在整理房间了。一些未完成的画整齐地摆放在桌上,大多是些因为思路中断或半途画出了差错的作品。

最上面的一张是周泽楷生病做梦的那天画的,后来周泽楷觉着画面总是还差了些,还差了些,就这样拖延在一边,最后到底是搁浅下来了。

窗台上没有了那株小桔梗,明明是听不见的,却总觉得好像冷清不少。周泽楷突然发现植物们的世界搭建起了他和江波涛全部的沟通桥梁,一直以来他从不知晓江波涛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对方的家在哪儿,这桥梁也许能拉得很长很长,但终究难以追逐上跑动起来的脚步。

江波涛说:把我听到的世界交给你。

可是还不够。

 

 

28.

 

那天晚上周泽楷又做梦了。

这次没有了叽叽喳喳的合欢树们,他直接站在巨大的花园里,花园更热闹了,许多叫不出名字来的品种都拥挤在一起,周泽楷站在花园门口,怔怔看着花园中间被植物簇拥着的那个身影。

周泽楷一步步向中心走过去,松树豪迈地向他打着招呼:“小周好啊!”玫瑰花娇羞地低下头问着:“你觉得我今天好看吗?”那株茉莉试图用枝叶挽住他的衣袖:“嫁给我吧!”

和前次不一样的,花儿们不再是自顾自地开着属于它们自己的Party,它们叽叽喳喳地和周泽楷问着,聊着,然后自动地在他的脚下分出一条小路。路的尽头是那株白色的小桔梗,用稚嫩的声音唤着周泽楷的名字。

“小周。”江波涛还和前次一样的站在小桔梗边上,声音却盖过了花海的喧嚣,他就这样站在那里微笑着,向周泽楷伸出手来。

 

 

29.

 

晨曦又一次铺洒满大地,鸟儿们清脆的鸣声揭开新一天生活的序幕。

周泽楷快步走在合欢树引路的街道上,江波涛让他今日来取回那株桔梗,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必须要告诉江波涛的事。

 

 

“早上好。”

好像有什么声音亲切地招呼着,周泽楷惊愕地环顾四周。清晨的狭窄街道上没有半个人影,店铺的门安安静静的合着,只有清风拂过偶然传来的“吱呀”响声。


“早上好~”

“早上好呀!”

“小周早上好。”

……

 

招呼的声音愈来愈大了,仿佛要唤起什么似的一阵接一阵地不愿止歇。周泽楷站在声音中央,终于好像明白了什么抬起头。

合欢树的花朵已经落尽了,羽状的绿叶在清风中摇摆,招手一般,那样的亲切而欢愉。

 

 

“小周。”

刚踏进花店周泽楷便被江波涛拉进了里头隐藏的小花园,江波涛轻轻唤他的名字,顿了一顿好像还在犹豫后面的话该怎么说似的。

可是巨大的声浪已经淹没了周泽楷,花园里的每一株植物都在叽叽喳喳地说话,他特别用心地听着,听着,眼眸一点一点就亮起来。

“其实我想问你——”江波涛话还没有说完,周泽楷已经张开了双臂,狠狠地,紧紧地拥住了他。

 

 

30.

 

“……原来小周已经听见了呀。”江波涛的身体先是僵住,然后应当是瞬间明白过来了什么,任由周泽楷抱了一会儿,最后轻轻地掰开周泽楷的手把两人分开,直视着周泽楷的眼睛。

周泽楷点点头,江波涛故意皱眉:“真是没想到,这下原先想好的台词就得换了。”

周泽楷也不说话,乐呵呵看着江波涛装苦恼,花朵们还在那儿叽叽喳喳讨论着江波涛今天要告白这事,它们甚至为台词设下了赌局。

最后江波涛特别认真地抓起周泽楷的手,晨曦把一切都变得闪闪发亮,包括江波涛唇角的笑容和看着周泽楷的眼睛。

“你愿意和我一起感受这个世界吗?”

 

 

31.

 

国际美术作品展览上,年轻一代最杰出画家周泽楷的新作又一次掀起了整个美术界的巨浪。

那是一幅色彩缤纷美轮美奂的画作,画中的花园美得仿佛真正的仙境降临,每一朵花好像都是仙人所化,带着炙热的情感迸发出来。

奔向园中的身影很快被人一眼认出正是年轻英俊的画家本人,而伫立在花园深处的还有一个身影,影影绰绰群花环视中看不清真面目,有人说那便是创造了花园的神祗。

画的名字叫做《世界》。

 

 

32.

 

“今天怎么那么早就想要吃饭了?”江波涛端着热腾腾的饭菜放到桌上,哭笑不得地看看窗台上的桔梗花,“又说你快饿死了谎报军情。小周你明明知道它怎么传话的,怎么也不让它改个口。”

周泽楷歪脑袋,顾左右而言他:“慢。”

“能不慢么。”江波涛轻轻踢他一下,“这几条街都是梧桐树,它们说话速度本来就比合欢慢上不少。”随后掌心就被周泽楷挠了。

“你哪里是饿了。”江波涛回挠过去,周泽楷眯着眼笑,“笑什么?我的店又被你害得提早关门,得错失多少客人。”

“钱不缺。”

“得得得,大画家。知道你养得起,以后我索性把店关了吧,把植物都挪到这儿来养,弄个花园怎么样?就是你画的那样……”

 

 

“天气真好啊。”

窗台上的小桔梗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茎叶被温暖的阳光笼罩着,慢悠悠地晃动。


——FIN——


·不知道看没看得懂,这篇尝试了单视角……通篇没有涉及小江的内心想法,尝试通过话语和行为神态展现出来,果然这样就很含糊啊呜呜文力不够,希望能看出来。

·为什么一定要是白色的小桔梗呢?因为桔梗花语是【永恒的爱】,白色桔梗的花语则是【一生只爱你一个】

·另外有个超级·小番外, @饭锅  萌萌哒棠子提出的233,番外就一句话:

江波涛和周泽楷挠着挠着就倒到沙发上去了,桔梗花捂住了眼睛。


——全文·完——

欢迎砸感想XD

  

评论(48)
热度(190)
©江海寄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