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原创江周文堆积处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副本命,江周不拆不逆
·努力写文卖江周安利ING

【江周】心契(全架空背景|中篇HE已完结|19~20章)

《心契》之前章节阅读

1~4 5~6 7~9 10 11 12~13 14~15 16 17~18 第一次阅读点击1~4即可一路读到这里 

————————————


十九.

 

“你……你!!!”一名幻术师的叫声划破了近乎凝滞的空气,他抬起手,指着周泽楷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神契者的心缓缓沉了下去。

 

“怎么了!?”方才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终究是更担心王国神契安危的几名阴阳家已然纷纷弃下了要逃跑的异族凶兽们赶了过来。

 

江波涛刚想开口说些什么,那最先叫起的幻术师终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江大人!快离开你身边这个家伙!他……他不是人类!”其中的恐惧和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明白那人确实是出于好意。大部分的天赐者对于任何异族都抱有绝对的敌意和赶尽杀绝的态度,见证了能一举击杀高阶异族的周泽楷绝对不同于人类的施术方式的幻术师有此反应实在不奇怪。

 

“什么!?这人是异族?”

 

“我也看见了!那冰棱……那冰棱是从口中……绝对,绝对不会是人类!”

 

“不是认证的特级天赐者么?竟然隐藏着这么好!?”

 

“难怪要装作保护江大人都不上场战斗,天知道有什么居心!”

 

“神契大人快些离开!!!这家伙太危险了!大家快点,千万不能让他逃掉!!”

 

天赐者们缓缓地围拢了过来,如临大敌的表情和喧闹的话语落在江波涛的眼中,耳中,神契者此时心底一片苦涩。

 

那些人就是这样,一旦认定了某件事就很难改变。周泽楷的暴露分明是为了救他——如此明显的意图却仿佛被完完全全的忽略,只留下了恐惧,憎恶和漫天的杀意。

 

他紧紧地拉住了周泽楷的手。

 

“大人!您这是做什么!?”

 

“该死的异族,对我们的王国神契灌了什么迷魂汤!”

 

“江大人,快离开他!”

 

“把其他地方的人都叫过来,这家伙太强,可能还有魅惑之类的能力。”

 

江波涛作为王国第一神契,又因为天生性格有着极好人缘,所有人都没有怀疑什么而是把他当做了受害者。即使这样他也明白,哪怕他拥有再高的地位和人际关系也无法改变他们对于周泽楷的敌意。

 

此时,再多的辩白解释舌灿如花都没有用武之地。

 

摇了摇头,缓缓地把年轻异族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此时此刻,唯有赶紧离开这里赶往叶修前辈的高塔才是正道。神契者勉强又运转起了方才已经透支的大脑思考起了逃脱的路线。

 

 

 

 

大批的天赐者向树林的方向跑了过去。

 

各战斗地点的争斗都已经差不多结束,正当他们准备追击之时,却收到了几名特级天赐者传来的增援警报。

 

伪装成特级阴阳家,魅惑了王国神契的异常强大的异族!?这个消息足以让所有对异族抱有绝对敌意的人类抛下了残局赶往东面支援。

 

却都被拦在了前往树林必经的道路上。

 

 

 

 

“抱歉啊,此路不通。”青年男子叼着烟,漫不经心地横在路中间。

 

“你谁啊!?难道也是异族!?”

 

“哟。哥太久没露面,后辈们竟然都不认得我了,我可是货真价实的人类啊……”很夸张地长出了一口气,“这数量有点惊人啊……”

 

他冲着身后大喊了一声:“王大眼!你再不出来我可就把这群人都杀了啊!这么多人我一个人可拦不下来。”

 

 

 

 

“天师大人!?”看着那莫名其妙的男人背后闪现出的王国第一天师的身影,赶来支援的天赐者们都愣在了当场。

 

可这种微妙的气氛并未持续太久,人群开始骚乱:“天师大人,难道您也不让我们过去!?”

 

面容略微扭曲地看了叶修一眼,王杰希还是正了情绪对着人群认真地开了口:“抱歉,这其中的变故不太方便解释,但你们不能过去。”

 

“……”

 

“原来堂堂第一天师也和异族勾结上了么。”人群中突然迸发出一阵冷笑,原本已经有些安静下来的天赐者们再次陷入了骚乱。

 

“怎么会……”

 

“异族的力量竟然已经这么强悍了么!?”

 

“天师大人一定也是被迷惑了,大家冲过去!”

 

“对啊,冲过去吧,天师大人也拦不住我们的。等把异族解决掉了,恢复过来的大人肯定能原谅我们的不敬的!”

 

“上!”

 

人群中就这样爆发出了一阵呐喊,叶修摊手笑着看向身边的天师:“如何,第一天师的身份都拦不住这群狂热分子,是不是很郁闷。”

 

“难道你能行?”王杰希淡淡地回击,“似乎都是前辈你整出来的事情吧,如果一开始就告诉周泽楷如何觉醒的方法不就好了。”

 

“那是你们工作做得不够,看后辈们都不认得哥了。”懒懒地把责任推了回去,叶修掐灭了手中的烟,“一旦知道了方法就永远不可能觉醒了,这原本就是一场考验,否则你以为我不想说。”

 

面对着已经准备冲击过来的人群,大陆传奇的表情异常的认真:“大眼啊,罗辑做的媒介都给你了,你那特级阴阳家的天赋该重见天日了吧,千万别因为不熟练错手杀了人啊。”

 

“自然不会。”王杰希腕上的垂饰闪现了光芒。

 

 

 

 

“前辈!我们来帮你们!”跌跌撞撞先冲出来的,却是两个让叶修异常眼熟的年轻人。

 

“呵,是你们两个啊。小江告诉过你们了?”

 

吕泊远摇摇头:“没有。消息一传来方明华就大致猜到了这种可能性,这样的事确实不方便告诉我们。”

 

“可既然周前辈已经暴露了……”杜明紧跟着接上,“他不是什么危险的异族。”

 

“当然不是。”叶修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既然是帮忙的,那就一起吧!”

 

 

 

 

二十.

 

包围住神契者和未知异族的天赐者们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

 

消息已经发出,支援的人却一直没有赶来,似乎是被控制的神契者大人眼神却是一片清明,丝毫没有被控制的样子。

 

莫非……根本不是被控制……?

 

这个念头一起便无可抑制地在人群中蔓延开来,窃窃的私语声越来越大,矛头逐渐开始转向了江波涛的身上。

 

把一切都听在耳中的神契者明白天赐者们这因为议论而产生的暂时分心是唯一的机会,扫视过人群恰好也捕捉到了第一幻术师拉着契约精灵不着痕迹的点头。当即江波涛不再犹豫,拉着周泽楷便向树林冲了进去——

 

这成为了引爆特级天赐者们的最后一根导火索。

 

再容不得多想,阴阳家们漫天的法术点亮了两人逃跑方向的半片天空。

 

被年轻异族的冰墙挡住了大半。

 

剩下的一部分,赫然冲击上了一柄插在地上的长剑之上。

 

“少天!你在干什么!?”第一幻术师第一时间把精灵扯到了一边。

 

“嘿嘿,抱歉抱歉,手滑了一下。”黄少天笑得异常无辜。

 

“喻大人,你的契约异族该好好管教一下了。”几名天赐者狠狠瞪了黄少天一眼,终究碍于第一幻术师的面子没有再说更多的话,又向着江波涛与周泽楷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我们真的不过去再捣点乱?江波涛他们明显应付不过来吧!”达成了片刻的阻拦,黄发的精灵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摇了摇头,喻文州抬起灭神的诅咒,上端清晰地浮现出了只有幻术师能做到的,传达到自己这儿的讯息字样。

 

“叶修前辈说了只要让他们别被围死便好,不需要插手更多的事情。”

 

“靠,叶修绝对是知道什么就是不告诉我们。啊啊啊啊事情怎么会闹到这个地步要烦死了。”黄少天几乎要抓狂了。

 

望向树林的深处,幻术师陷入了沉思。

 

 

 

 

一路奔逃。

 

无论是江波涛还是周泽楷,都并不想和那些天赐者战斗,那些人的出发点终究是人类的安定生存,只是伴随这些年大大小小的骚乱,异族是危险的,不可能和人类和平共处的概念太过根深蒂固根本无法轻易改变想法。

 

对于异族而言也是如此。如果不是方才神契者面临的威胁实在太大,极度的担忧让周泽楷完全无法克制才爆发出了那样绝杀的力量。曾经即使遇上杀意十足的异族,周泽楷也从未作出取对方性命的事情。

 

清晰的能够听见身后追兵的脚步——树林中就是这样的无奈,不论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声音都因为繁密的枝叶摩擦听得一清二楚,知己知彼,对于被追逐的一方没有任何的好处。

 

脚步声越来越近。

 

并非是其余天赐者的速度越来越快,而是他们的脚步已经慢了下来。

 

神契者已经在力竭的边缘。

 

 

 

 

原本就是天赐者中体质偏弱的存在,先前的战斗已经让江波涛精疲力竭才无法躲过穷奇的突袭导致了周泽楷的意外暴露,精神透支的副作用可没有那么快就能恢复。

 

而在一群王国顶尖的特级天赐者们的追击下,更没有任何恢复的机会。

 

 

 

 

终于神契者停下了脚步:“小周,你跑吧,去叶修前辈的高塔那儿。”

 

“背你。”

 

“那你的速度也一样会被拖累的。”江波涛笑了笑,“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别小看我演戏的本事,不过可能你的黑锅会背得有些大。”

 

他的语气轻松愉悦,仿佛说的根本不是自己的事:“等你觉醒成为了什么王了再来接我,那场面绝对会让杜明他们羡慕死。”

 

王。觉醒。

 

周泽楷定定地站在那里。

 

就是为了这件事,江波涛才会带着他奔波了那么久,才会在清晨阅读时露出忧虑的表情,才会费尽心思地为自己隐瞒身份,才会落到现在这样的境地……

 

可是根本没有头绪。

 

甚至于,如果不是因为那第二次不明所以的力量增强,自己的伪装媒介也不会无法使用,也就不会打破对神契者的“不动用自己能力”的诺言。

 

“何况那样一来,按照喻文州前辈的猜测,大陆就能归于和平,我们就能毫无阻碍地在一起了。”

 

神契者很认真地看着他:“所以,走吧。”

 

 

 

 

“应该就在前面了!”

 

“一直没有听到声音,估计是神契者大人跑不动了吧。”

 

“还大人呢?明明是勾结异族想要祸害人类的卧底。”

 

“你怎么就能那么肯定!?”

 

“这还不够明显吗?那些该死的家伙,这么些年害了多少人,异族天性就不可能和我们和平共处,非得把它们都赶尽杀绝了不可!”

 

愈来愈近愈来愈清晰的声音响彻在年轻异族的耳畔,感知增强,应该还有些距离的话语仿佛就已经到了身边一样,利刃般刺入周泽楷的心底,痛彻心扉。

 

为什么和我在一起就一定是要祸害人类?

 

为什么不同的种族之间就不能和平共处?

 

为什么有那么多渴望和平的生物,还是会有那么多的互相伤害?

 

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周泽楷终于体会到当初黄发的精灵告诉他的事实有多么的深刻,他不是不明白“大陆不和平江波涛和周泽楷就没法好好在一起”的道理,只是未曾预料这“没法好好在一起”竟已经到了如此剑拔弩张,近乎威胁生死的地步。

 

如果大陆能够和平该有多好。

 

 

 

 

枝叶如同屏障层层叠叠地伸展开来,近乎无法预测从刁钻古怪角度冒出的枝条总是能恰好好处地又拦下一名试图越界而过的天赐者。

 

生生不息的木之力从腕上蔓延涌出,第一天师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和大陆传奇的联手再加上两名高级天赐者的帮忙,要把这一大群天赐者打得落花流水并非完全不可能,只是不能下重手所以打得碍手碍脚,偏偏这样的阻拦无法对另一边可能上演的战局起到任何的帮助。

 

“如果还是不行……就得通知他们救人了啊……”边上的大陆第一神契低语着,转过头望向了远方。

 

 

 

 

“小周!”江波涛已经急了。

 

周泽楷还是没有动。

 

全身的血脉好像都沸腾了起来涌入心房,越来越清晰的声音响彻在自己的脑海中,每一处细胞都在轰鸣。

 

什么东西潮水般蔓延上来。

 

 

 

 

“你的血脉,是为了守护这片大陆的和平而诞生的。”

 

“只有经历了考验才能真正的觉醒,那时你就是大陆真正的王者。”

 

“请一定要找到那份执念。”

 

“让大陆和平的执念。”

 

 

 

 

光芒。


点我继续阅读后文


评论(22)
热度(95)
©江海寄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