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原创江周文堆积处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副本命,江周不拆不逆
·努力写文卖江周安利ING

【江周】心契(全架空背景|中篇HE已完结|17~18章)

《心契》之前章节阅读

1~4 5~6 7~9 10 11 12~13 14~15 16 第一次阅读点击1~4即可一路读到这里 


————————————


十七.

 

日光斜斜地从枝叶的缝隙间洒入,沐浴在林间前行的神契者和年轻异族的身上。

 

又一次离开了人类王国的地界,江波涛带着周泽楷向第一神契隐居的高塔进发着,这一次他们赶得很急,一路上却也顺利得出奇,还没有撞上一个抱有强烈敌意的异族。

 

可事实证明有时候当真不能多想,顺利的念头刚在脑中转了个圈,伴随着簌簌的枝叶颤动,一只长着翅膀的怪状凶兽从前方蹿出,居高临下便冲着神契者扑了下来。

 

“穷奇!?”神契者下意识的信息读取并未发挥作用,不过这异族的本形特征太过鲜明,似牛似虎又有双翅,大陆上只要有点常识的生物都能认出这正是高阶异族中赫赫有名的一大凶兽。

 

轮单打独斗,平常只能依赖水系阴阳家天赋的江波涛对上此等好斗喜恶的家伙只能退避三舍,而现在情形显然和以往不同。

 

他的身边有周泽楷。

 

年轻的异族恋人并没有让他失望,双枪已经赫然出现在手中对准凶兽的双翅毫不犹豫发动了攻击——

 

冰棱和烈火在江波涛面前铺天盖地的涌现,入骨的寒意和另一边灼痛的热度交织在空气中的感觉如此强烈,强烈到神契者甚至感觉有一丝不对劲。

 

他没有再理会那号称坚硬难摧的翅膀已然千疮百孔,被冰棱狠狠侧着身子扎在地面上动弹不得的家伙,急急地看向了周泽楷。

 

周泽楷没有动,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手中的双枪。

 

碎霜和荒火,冰蓝赤红的魔纹流动在枪体上显得炫目无比。

 

不对。

 

那已经不是流动于表面之下的力量,而是仿佛再也禁锢不住,没了金属遮掩破壳而出的耀眼的颜色。

 

竟有了裂痕。

 

 

 

 

江波涛凑近了些看了个分明,他毫不怀疑伪装媒介上这裂纹的深度,只怕稍稍一用力两把双枪就能碎裂一地。

 

“强了。”年轻的异族抬起头,突然从口中蹦出了两个字来。

 

是啊真是异常明显的能力增强,神契者这么想着点点头,这下去高塔的理由又多了一条,即使还是找不到叶神也务必得让人把周泽楷的伪装媒介给修复。否则一旦小周的施术方式不小心暴露于人前,那情形实在危险。

 

谨慎地向恋人交代了暂时不要再参与作战,所幸之后的路上也再没有遇见像穷奇这般江波涛一个人应付不过来的凶猛家伙。刚抵达高塔一眼看见蹲在附近采什么东西的少年,神契者赶紧走了过去。

 

“你好,叶修前辈有回到这里吗?”

 

少年回过头默默地看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

 

江波涛有些无奈,他认出了眼前的少年似乎也是叶神收容下的异族,名字是叫莫凡。从黄少天那儿曾听说过这名异族少年的性格有些孤僻,现在看来倒真的是实话。

 

“咦?”一个带着疑惑的熟悉女音从后面传来:“怎么是你?旁边这一位是谁?难道又是来找我切磋的?”

 

赶紧回过头,面前的女子漂亮干练,可不正是杜明心心念念了许久的狮族公主。

 

和这姑娘打交道显然容易多了,神契者笑着摇头:“那倒不是,我是来找叶神的。”

 

“哦,不过叶修他还没有回来。”唐柔点头,又看向了周泽楷:“我好像听他说起过你,也是很强的种族,能不能和我打一场?”

 

江波涛苦笑着赶紧打断了对方的话:“这恐怕真的不行,小周的伪装媒介出了问题,如果叶神不在能不能帮我找罗辑出来看看?”他明白狮族都是直爽的性子,有什么事干净利落的直说要比绕弯子的成功率高上百倍。

 

“这倒是可以。”狮族的公主答应得爽快,“直接跟我来吧。”

 

 

 

 

耐心地听完了神契者的讲述,接过了碎霜和荒火的年轻地精表情严肃。

 

他细细地审视过整个枪体,把它们放在了桌面的白布上,取出一个大大的工具箱捣鼓了起来。江波涛和周泽楷实在不懂地精的科技,只能眼巴巴在一旁看着。

 

等了很久,罗辑终于抬起头,眉头紧皱着丝毫不像一个少年应该露出的气质。最终他揉揉眉心,用一种很不甘心的语气开了口:“恐怕……没有办法。”

 

“修复不好的话,能给小周再重新制作一套新的吗?”江波涛有些着急,一时也顾不上什么谦逊的礼节了冲口就问。

 

“没用的。”地精很认真地说:“碎霜和荒火使用的已经是最好的材料,出现大面积裂痕的原因完全是使用者本身的力量太强,已经超出了媒介能够承载的极限的缘故。所以即使更换了新的,只要周前辈一动用能力,还是会发生同样的事情。”

 

“如果小周克制自己的能力也不行吗?”

 

江波涛期待地看着罗辑希望这位地精族的天才能够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可对方认真的摇头无疑是宣判了死刑。

 

“伪装媒介承载的能力和使用者能发挥出来多少无关。简单的说,使用者在运用媒介的时候,所有的潜能就会完全被媒介吸收,再根据使用者的判断释放出不同强度的杀伤力。”对于科技方面的问题罗辑解释得非常详细:“如果能够研发出更新型的产品,就应该能开发出本身不吸收使用者全部潜能的模式,可惜研发出来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不过。”他看了看周泽楷:“我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按照计算,伪装媒介能承受的力量非常大,至少我们这里的人就没有能撑坏媒介的——额,除了叶修前辈。”

 

“……”神契者沉默了良久,最后还是笑着向地精道了谢。

 

 

 

 

“小周……”高塔之外,江波涛看向周泽楷很认真地说:“答应我一件事。”

 

面对着神契者前所未见的严肃表情,年轻异族点点头。

 

“无论如何,都不要再使用自己的能力。”

 

“你……?”

 

“有什么敌人,我可以应付。相信我,好吗?”江波涛紧紧拥住周泽楷,用着异常坚定的口吻。不知道小周的力量为什么突然又莫名其妙获得了增强,也许可能是离正式觉醒又近了一步,但伪装媒介的无法使用让事情变得无疑更糟。

 

也许让周泽楷留在叶修前辈的高塔里,自己独自去寻找让小周觉醒的方法会是更安全明智的选择,可他答应过要和他一直在一起。

 

“好。”周泽楷说。这是他第二次听见神契者如此坚定的话语,第一次是告诉他一定可以找到真相的时候,第二次——他失去了伪装媒介,在波涛暗涌的人类王国再不能动用自己的力量的时候,他无可抑制地喜欢的,平易近人,温和谦逊,细心体贴的神契者这么告诉他。

 

其实他并不太能够想象,如果自己的身份在人类王国被发现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但周泽楷知道江波涛不会害他,永远不会。

 

得到了肯定答复的神契者终于安下心来。

 

说起来,穷奇这样的高阶凶兽,怎么会出现在离人类王国并不远的树林里?好像自叶修前辈压制下百年前的战火后,便从未流传出这样的情况。

 

方才一颗心完全挂在了周泽楷的身上,江波涛此时才突然意识到了这不同寻常的情况。他带着年轻异族从原路返回,那儿除了些微的冰削和火焰灼烧的痕迹什么也没有留下——凶兽已经脱逃了。

 

一直走到人类王国的大道上也再没有遇上这样的高阶异族。

 

可能就是个意外乱窜的家伙吧,江波涛勉强给了自己一个解释。

 

 

 

 

深宫的高塔里,法阵的光芒逐渐黯淡了下去,王国第一天师站在中央,面色凛然。

 

边上仿佛一直在闭目思考着的第一神契睁开眼睛。

 

互相对视了一眼。

 

叶修站起身来:“呵,这么多年,那些家伙又开始不安分。”

 

山雨欲来。

 

 

 

 

十八.

 

 

日子又那么平静地过了两天。

 

方明华他们依然会常来江波涛的别墅里聊天打闹,只是杜明切磋的要求被神契者巧妙地婉拒。这阴阳家心思也足够单纯,除了唐柔的事情他还真不会想太多。倒是方明华看向好友的眼神中多了一丝玩味。

 

隐瞒朋友这么重要的事情,江波涛总还是颇感内疚。只是事情发展越来越难以揣摩,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除了谨慎再谨慎些他当真没有什么良策。

 

喻文州和黄少天也来过一次。对于已经知晓小周身份的他们,江波涛自无隐瞒。这一下连一贯聒噪的精灵都难得安静了下来,可惜这也仅仅给幻术师和神契者提供了更好的思考环境而已,离给出解决方案还差得远。

 

他们试图去拜访王杰希——在门口就被高英杰拦下了,这位王国天师最疼爱的弟子面对着王国第一幻术师和第一神契的造访也很为难,告诉他们老师虽然回来了但这些天一直闭门谢客,房间都不太让他们进。

 

“很久没有看到老师那么严肃的表情了。”高英杰说,“我猜可能是预测到了什么大事吧……”

 

天师对未来的预知进行分析时确实容不得过多打扰,一行四人也只有告辞离去。

 

 

 

不过很快,他们就接到了王杰希预知的结果。

 

是从王宫中直接传达出来的,一级战报。

 

 

 

人类王国很久没有召开的天赐者会议又一次紧急召开了。

 

“有高阶异族要集体进攻王国!?什么时候的事?”

 

“根据天师大人的预知,已经在距离王国不远的地方集结了。”

 

“这群该死的异种,非得让他们有去无回不可。”

 

……

 

不同阶位不同身份的天赐者们听着高台上的王国天师讲述了未来预知的情形顿时炸开了锅。

 

“虽然可能不太精准,不过这一次的异族大致是按照实力强弱组成了几个分队。”王杰希轻咳了几声示意下面安静,“在东面树林的那一波是最强的,似乎有好几只高阶凶兽,所以最强的几位天赐者就去那里吧。”

 

他拿出名单念了起来:“……喻文州,江波涛,周泽楷。”

 

被点到名的都是特级天赐者的身份,这类人是王国的顶尖存在,加在一起就那么十来个,轻松数得过来,名字自然也是在场的人们都耳熟能详的——除了周泽楷。

 

不过还没等下面的人开始议论,台上的天师又开口了:“周泽楷的实力是特级,当初是测试的行政官判断出了问题。好了,下面说其他人分别的任务……”

 

松了一口气,神契者看向台上天师的眼神却也多了几分古怪。

 

罢了,这些问题都可以放一放。幸好小周被分到和自己一起,不然实在难办。

 

和喻文州对视了一眼,带上周泽楷默默站起身来和一群先前被点到名的天赐者一齐赶了出去。

 

 

 

这种规模的战斗虽然很久没有发生过,可作战方法却是长久以来一直约定俗成的。

 

阴阳家直接战斗,神契者和幻术师更多的是辅助作战,比如神契者可以发动能力安抚异族的情绪——高等阶的直接来进攻人类王国的异族自然不可能被驯服,但情绪上的安抚能够让他们的行动出现迟缓或破绽就足够了。

 

周泽楷默默地站在江波涛的旁边,看着他发动了神契者的能力,温和安心的感觉也同时涌入自己的四肢百骸。

 

前方的战局足够混乱,不过还是有人注意到了他:“喂!那个周什么的家伙,你怎么不上来!?”

 

“他的职责是保护我。”周泽楷还没有说话,江波涛已经大声地答复了,语气中带着不容否决的些许凌厉。

 

他听得出来那人完全是故意找茬,谁都知道群战中神契者想要自己的身边留有一个阴阳家保护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因为对于群战而言,神契者的辅助作用要比亲自上场作战意义重大得多。而想要把安抚能力发挥到最大无疑需要集中精神,难免会忽略一些攻击。

 

周泽楷一开始就和他呆在一起,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就是江波涛默认的阴阳家同伴,可这个家伙显然是对从未显山露水就被定义为特级阴阳家的周泽楷不满,才说出这样的话。

 

当然,也有可能是嫉妒。说来挺可笑的,由于是王国第一的神契者,总有阴阳家想要巴结与他,借助他独有的能力收服强大的异族增强实力。江波涛平易近人不假,对待那些巴结者也很亲切随和,深交的却半个也没有,始终保持着巧妙的周旋关系。

 

被神契者这样一抢白,那人也沉默投入了继续作战中。当然心里有没有把周泽楷完完全全当成了凭借容貌上位的小白脸可不好说。

 

对周泽楷笑了笑,江波涛又专心投入到了战场上。

 

让小周保护自己当然只是托辞,现在的小周根本不能使用能力,固然阴阳家都跑到前方去了,也难免会回个头,还有其他的神契者和幻术师就站在身边不远。天赐者的感知比一般人都要强些,江波涛可不敢冒这个险。

 

所以现在的他一边全身心地发动神契者的能力安抚着进攻的异族,一边还要分出心神注意着有没有异族趁虚而入的攻击,一心二用,哪怕是王国第一神契也疲惫得可以。

 

饕餮,混沌,穷奇……个个都是强大的高阶凶兽,不过数量总是不太够看,在十几位王国最顶尖的天赐者的合力下,战力也是越来越弱。这原本也在王国第一天师的计划内,用最精锐的力量把最强的敌人速战速决,规避掉一切的意外可能性。

 

终于,第一只凶兽伤痕累累,眼见胜利无望便想从来路逃窜回去。这引发了其他异族的共鸣——眼见着异族们在天赐者的攻击下已经有了缓缓后退的趋势,精神近乎透支的王国神契绷紧的神经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暗处一只翅膀还残缺了半边的穷奇扑了出来也就在那么一瞬间。

 

 

 

 

阴阳家们都在前方,幻术师们的任何能力都需要读取时间,喻文州的契约异族精灵虽然也为了保护王国第一幻术师离得不远但那家伙并不会远程攻击。

 

江波涛下意识就想发动手腕上的天链阻拦,可方才严重的竭尽全力一心二用的副作用已经凸显,根本无法使用出水系天赋的力量。

 

高阶凶兽的利爪挥到江波涛身上需要多久?那只够黄少天刚跑动一步,幻术师们发出一声惊叫,时间实在太短太短了。

 

预想中可以撕裂身体的剧痛并没有传来。

 

就是那么短的时间中,一道冰棱狠狠地洞穿了穷奇的身体,那庞然大物就这样带着扑面的森冷寒气和巨大的冲击力重重摔在了地面上,本就残缺的翅膀剧烈抽搐着,冰霜从胸口向全身蔓延开来,竟已眼见活不成了。

 

身周一片死寂。


点我阅读后文

评论(17)
热度(79)
©江海寄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