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原创江周文堆积处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副本命,江周不拆不逆
·努力写文卖江周安利ING

【江周】心契(全架空背景|中篇HE已完结|第16章)

《心契》之前章节阅读:

1~4 5~6 7~9 10 11 12~13 14~15 第一次阅读点击1~4即可一路读到这里 


——————————————

十六.

 

月色如水。

 

回到住宅后江波涛让周泽楷先去清洗了一下,自己收拾了一下床铺再走入了另一间。

 

时间实在已经太晚,这短短的一天内发生的事却又太多,年轻异族好像也是累了,待神契者从浴室出来踏入房间的时候,周泽楷已经躺在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过往他并没有太过注意年轻异族的睡颜,毕竟江波涛并没有盯着睡着的人看的古怪习惯,而现在和周泽楷彼此明确了对方的心意,原本就颇为在意的异族的一切在神契者眼中又放大了很多倍。

 

没有战斗状态时那样决然的气势,阖着眼的周泽楷俊美的面容沉静异常,甚至流露出纯净天然的意味,就像是童话中熟睡的公主——啊,应当是王子才对。明明容貌堪称完美,却偏偏让人生不出任何邪恶的念头,单是看着便仿佛有暖流往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潺潺流过去。

 

突然那舒展着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只是个细微的变化,江波涛却下意识地发动了神契的能力。可能睡着的年轻异族并没有抱着刻意隐藏的想法,或者是潜意识感觉到了什么,这一次的探查竟然并未因为能力差距完全失效,而是让神契者捕捉到了意味不明的复杂情绪。

 

都是些碎片般无头无尾的东西,模模糊糊能看见很多的身影,但都不是周泽楷本人的影像。

 

 

 

可能是做梦了吧。

 

江波涛这样想着。神契的失败是他们都始料未及的意外,原本以为要操心的只是周泽楷的身份揭晓后可能面临的后续问题,没想到连这一步都没有走到就在最初始的环节上出了问题。

 

喻文州提出这个想法时,他和小周都抱着很大的希望,却被当头泼了冷水。这还不是任何人的错,只能解释为周泽楷的种族实在太特殊的缘故。

 

即使面上没有说,神契者还是察觉到年轻异族的情绪有些低落,而且并非流于表面,只是浅浅地却深埋于心——最难安慰的一种情况。

 

如果因此做了梦的话,也是件好事,至少不用把那些负面的想法都锁在心底,那只会让它们愈来愈尖锐,终有一天从最深处将人刺得鲜血淋漓。

 

他俯下身子,轻轻吻上了周泽楷的额头。

 

 

 

周泽楷又陷入了梦境中。

 

这一次的画面比起前次似乎是更加清晰了。他站在岛屿的边缘,风就在耳边呼啸,面前的人们看起来那么熟悉只是怎么也记不起来名字。他们的目光包含着期待,尊敬和希望,就那样看着他。

 

“走了。”他听见自己开口说,不是自己的意念更像是灵魂附体旁观,偏偏自己旁观的也是自己,那坚定却简洁的声音也是自己的,这样的感觉说不出的滑稽,又什么都表达不出来,只能静静地看着。

 

老人点着头,在他的额头上轻点了一下——周泽楷什么异样都没有感觉到,却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双眸开始变得茫然失去了焦距,随后整个人就这么的向岛屿外坠落了下去。

 

老人还在说着话,可越来越模糊,仿佛迷失在了空气中。他感觉到梦中的自己头脑开始变得一片空白,最后只捕捉到了一句话。

 

“等你彻底觉醒的那一天……我们的王……”

 

下坠。

 

时间仿佛瞬间被拉长。

 

觉醒是什么,王是什么,好像已经触碰到了真相的边缘,只差那么一步却再也无法前进。想要去打破,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身体不听使唤,拼命想着唤醒更多又被无情地逼回脑海,头痛欲裂。

 

然后就感受到了熟悉的温暖。

 

轻柔的,淡淡的,安抚过快要乱作一团的思绪,下坠的风声已然不在,人已经落地,回过神看见的就是有些惊讶却温和的脸。

 

——和睁开眼看见的一模一样。

 

 

 

 

“唔,小周……”没料到一个安抚的吻会把对方直接惊醒,都没来得及完全移开自己的脸,江波涛面对着年轻异族睁开的墨色眼瞳一时半刻还真的就说不出什么话来。

 

随即意识到自己说话吐出的气息都喷在了周泽楷的脸上,神契者下意识就要直起身子。

 

被拉住了。

 

“小周?”有点疑惑地发问。他知道周泽楷不是一个需要依赖别人的人,当然有些情况下可能例外,现在并无外人显然不会是因为不知如何表达的求助。按照罗辑推断只有可能是对方有事要说。

 

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周泽楷把自己越拉越近,再熟悉不过的平凡的脸在那墨色瞳孔中愈放愈大。

 

鼻尖对着鼻尖,神契者再想转移视线都没了作用。

 

完全平视周泽楷的情况很少发生——严格来说,年轻异族的身高还比神契者高上一些,虽然不多,可和严格意义上的水平直视总有点差距。

 

而现在,这点差距都被抹平。

 

“小江……喜欢。”周泽楷有点闷闷地说。他方才的举动完全是出于本能,现在江波涛被自己拽了过来,看着神契者永远对自己流露出柔和暖意的淡色双眸,他却一下子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重复着内心最直率的感受。

 

距离实在太近,湿润的气息流连在江波涛的面上,不同与先前告白的坚定,此刻周泽楷的话听起来简直就像是撒娇,神契者觉得光是压抑住内心的轰鸣都要费尽心神,好不容易调整回状态刚要开口周泽楷却又说话了。

 

“想不起来。”

 

“……小周是梦见什么了么?”这种谈话姿势实在很奇怪,可江波涛明白不管发生了什么,他绝对不能离开现在的周泽楷,于是他单手撑住了床沿,维持住身体的平衡温言安抚着:“想不起来也不用太刻意地思考,能梦到什么原本就是好事,这不正说明你离全部回忆起来的那一天越来越近了么?”

 

周泽楷的身体颤了颤,大概是想表达点头的意思:“王,要觉醒。”

 

闻言,江波涛的眼睛瞬间睁大了。以最快的速度过滤了一下过去的全部讯息,他做出了最精准的判断:“你是哪个种族的王,来到这里的原因就是要觉醒?可是你还是没有梦到你究竟是哪个种族,觉醒的条件和原因是什么,是这样吗?”

 

“嗯。”年轻异族的声音还是闷闷的,“下坠时醒了,看到小江。”这可能是他这辈子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了,盯着神契者的眼睛,又好像为了强调什么一样加了四个字:“不难受了。”

 

下坠……这正是当初见到小周的第一天的场景。不难受……是因为我的那个吻吗?江波涛有点明白了周泽楷方才梦境和现实相交醒来的情形,却无法想象出对方梦中更多的心理状况,只能轻声地安慰着:“已经想起那么多了,明天我们再去找找看叶修前辈,这次他一定会帮我们的。”

 

“一起。”

 

“当然,一直一起。”江波涛笑了,他颇为亲昵地用鼻尖蹭了蹭周泽楷的,“就算你以后觉醒成什么特别厉害的王了,我也会陪着你的。小周大大到时可不要嫌弃我这个小小的神契者啊。”

 

随后他就看见周泽楷摇头,紧接着,露出了天使一般美丽的笑容。

 

眼眸亮如辰星,唇角扬到了最恰到好处的弧度,双唇微微张开着显然真的是异常喜悦——这一切就毫无保留落在神契者眼中。

 

他忍不住把头更低了下去。

 

双唇相碰。

 

 

 

最初只是普通的厮磨,以异常温柔的方式缓缓地任凭湿润的气息流转在微小的间隙间。不知是神契者先冲破了自己内心的防线还是年轻异族主动地把拽着对方的手又向下拉了拉,这个吻很快延伸到了唇舌之中。

 

气息,温暖,毫无保留地在辗转中交换着彼此。分明只是一个纯粹的吻,江波涛却近乎产生了身心都和周泽楷相融的错觉,细微的喘息声落在耳中都分不清是来自于哪一边。

 

只属于神契者和年轻异族的绵长的吻。

 

 

 

“睡吧。”分开的时候,江波涛才发现因为撑得时间太长,手臂都有些发麻。强制扭转自己的方向才没有整个上半身都压在周泽楷的身上。

 

“一起。”

 

“幸好床够大,不然小周你这个要求可有点难办。”眨了眨眼睛,神契者从善如流地躺下,轻轻地拥住了身边的恋人。

 

一夜好眠。


点我继续阅读后文


评论(10)
热度(72)
  1. 木马不在家江海寄余生 转载了此文字
©江海寄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