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原创江周文堆积处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副本命,江周不拆不逆
·努力写文卖江周安利ING

【江周】心契(全架空背景|中篇HE已完结|12~13章)

《心契》之前章节阅读:

1~4 5~6 7~9 10 11    第一次阅读点1~4章即可一路阅读到这里


————————————————

十二.

 

“咦江波涛原来是你啊,正好正好这家伙是不是那种恶意极强的啊是的话就让给我们吧,反正这种黑灵在你这边又发挥不了什么太大的作用嘛哦对了你这个同伴很厉害啊,哪里找来的?”冲到眼前的青年一头黄发格外的惹眼,发丝间隙中隐隐能看见不同于常人的微尖的耳朵,边絮絮叨叨地说着话,边绕着被周泽楷一圈冰锥困在了正中的灵族生物打起了转。

 

江波涛点点头,却是向着后面不急不缓走上的另一名青年:“喻文州前辈,这只就交给你了。”对方微笑了一下,抬起手中的法杖冲着黑灵比划起了法阵。

 

“咦?”六芒星阵刚划了一笔触及到冰锥突然好像被硬生生地打断,神契者想起了什么赶紧轻声让周泽楷把寒冰禁锢的力量化解开,终于让喻文州完整地绘完了阵图。

 

黑灵在六芒星中逐渐化为白光,江波涛拉着周泽楷静静地看着。他渴望大陆的和平,也救过不少被天赐者诛杀的异族,但神契者并不是滥好人。从刚才这只黑灵出手被周泽楷拦下的瞬间,他就从这异族生物身上读到了对人类极端的杀意。

 

对这样的威胁到人类安全的存在,他从不会留手。

 

处理完了这边的事,喻文州和先前的黄发青年站在了一块儿,江波涛看见那温文儒雅的前辈有些凝重的眼神——冲着周泽楷胸口的方向,心里“咯噔”了一下。

 

果然对方很快开了口。

 

“高级阴阳家,小江你同伴的实力,似乎就算评为王国第一的阴阳家都完全不过分吧?”

 

“是啊!竟然连文州的法阵都能挡下来,政府的评级官员是不是眼光出了什么问题还是刚刚是作弊才办到的啊。”黄发青年在边上补充着,语气中隐隐也含上了遇上对手的激动的意思——尽管微弱,江波涛还是感觉到了。

 

他有一些犹豫。

 

喻文州和黄少天应当是可以信任的同伴。作为王国第一的幻术师,喻文州崭露头角的时间比自己都要来得早,因此也一直被他称为“前辈”。幻术师和神契者有一定相似,都是更依赖同伴和软实力的那一类天赐者。由于施展幻术和法阵都需要大量的先决条件和时间,没有同伴牵制住敌人,他们是很难施展手脚的,可只要有强大的阴阳家作为搭档,一个擅长掌控全局判断精准的幻术师层出不穷的精神迷惑和幻术法阵足以让所有人胆寒。

 

而喻文州和其他幻术师有那么些不同——他的搭档并非人类阴阳家,而是一个异族。

 

契约异族。

 

 

 

 

种族间的契约在荣耀大陆并不罕见,相反就江波涛经历的短短二十几年生命中,就见识过不少。

 

不说神契者就是这其中的代表——如果不是自身还兼具水系阴阳家的能力,他自己就得靠和异族签订神契才能拥有战力。即使是普通人类,也可以和异族签订契约,只是不具有神契者的神契特殊的“共享能力”的效果罢了。

 

只是大部分普通契约都是带有奴役性质的不平等契约,这种契约更像是弱者被击败,在强横的力量下不得不服从的主仆关系。被契约的一方此生除非主人死亡或被更强大的存在强制性将契约解除,终其一生就只能听命于主人行事,无法反抗。现在的荣耀大陆便有不少天赐者出没于异族的地盘,只为了抓住强大的异族订下契约使之成为自己的助力。

 

平等关系的契约并非不存在,只是这种契约对任何一方都不存在威慑力可言,解除起来却复杂至极,只有两个异族的关系极好,才有可能发生。

 

喻文州和黄少天,正是平等契约的签订双方。

 

虽然表面上对外宣扬是奴役契约,但那只不过是为了掩住普通百姓和一群对异族抱有赶尽杀绝敌意的天赐者的耳目,只有少数人知道王国第一幻术师和精灵族青年的真实关系。

 

而江波涛,正是那少数知情者之一。

 

 

 

 

他们无疑比任何人都渴望种族间的和平,只是和整片大陆相比,这力量还是微不足道,只能像江波涛一样,游走在荣耀大陆,尽一些微薄之力。

 

最重要的是,因为长期游走在王国之外,又有黄少天的精灵族身份,喻文州和黄少天与叶修的关系比起江波涛要近了很多。

 

这么想着,神契者很快做出了决定。

 

 

 

他没有立刻开口回应,而是向幻术师递了个眼神。喻文州是何等聪慧之人,不着痕迹地点点头,手中灭神的诅咒微微一颤,口中流出一连串的低语。

 

环境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江波涛却清楚地明白,四人所站的地方已经被最精密的幻术笼罩,整个人类王国再没有人能发现这里发生的一切。

 

拉过周泽楷,把所有的事情都讲述了出来。

 

 

 

擅长沟通的神契者讲故事的能力自然也是一等一的优秀,有条不紊地从头就基本把情况解释了干净。

 

喻文州和黄少天听得很认真,别看黄发的精灵平时聒噪得很,却从来不会在不该说话的时候胡来——这也是江波涛不怕两人会不小心把周泽楷背负的秘密透露出去的重要原因。

 

“……所以我打算带着小周再去找一次叶修前辈,看看能不能问出些什么。”最后神契者做了总结,一旁的年轻异族也跟着点头对以上事实做出了确认。

 

“我觉得之前的猜想很有道理,也许让大陆恢复和平的关键也在小周身上,不过……”喻文州思忖了一下,沉吟着开了口,“叶神现在应该不在高塔。”

 

“是的是的。”沉默了挺久的黄少天终于忍不住急切地补充,“实际上我和文州一个星期前接到了王杰希的传信,让我们帮着他去找找看叶修,他说他之前去高塔没有见到人现在去别的地方找了。可原因什么的都没有告诉我们只说这好像是天机还是什么乱七八糟总之这种莫名其妙的活我们实在有点找得不耐烦了。”

 

“所以少天就建议先回来去问问看王杰希到底是什么情况。”幻术师精准地做了个漂亮的衔接及时遏制住了同伴似乎要停不下来的抱怨。

 

难道王杰希前辈预知到了什么?想要第一天师的身份江波涛心里一动。

 

“但是王杰希也还没有回来。可能还在外面找着叶修前辈。”摇摇头,喻文州又好像陷入了沉思,“不过我总觉得塔里有别人在,不是小高的感觉,少天呢?”

 

“我也有啊,不过感觉得不清楚我还以为自己产生幻觉了。”黄少天有点苦恼地抓抓头。

 

“不管怎么样,现在暂时找不到叶修前辈。”

 

江波涛叹了口气。这样拖延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帮小周想起全部的真相呢?倒是周泽楷反抓住了他的手,默默地把“不用担心我”的想法向神契者传达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喻文州突然仿佛想到了什么,他微笑着开了口:“其实如果你们愿意的话,还有一个方法应该能行。”

 

回应他的是三双期待地看过来的眼睛。

 

 

 

 

十三.

 

等幻术师把想到的主意清晰地介绍了一遍,江波涛有些不确定地看了看周泽楷。

 

“前辈是说签订神契?”

 

喻文州给出的方法就是让他和小周签订神契,而这个方法……说实话确实有着相当的可行度。

 

神契者原本就拥有读出异族种族身份的天赋能力,只是受到能力局限,如果对方比自己更强,这种读取就会失去作用。

 

可一旦签订神契便不一样。

 

那是神契者独有的契约方式,某种意义上介于奴役契约和平等契约之间,又比它们都高出一筹。多数神契都是异族接受的条件下签订的,成立后神契者便可以共享神契对象的部分能力,同时两者间也会建立起微妙的联系,异族不能再伤害到神契者,一旦受到神契者召唤就会自动被契约传送到对方身边和神契者并肩作战。相对的是,神契者也不能对契约异族做出伤害的举动,也无法命令异族做任何事情。

 

神契一旦签订便无法自主解除,不过每一个神契者因为天赋的限制,能够同时拥有的契约异族的数量是有限的,超过这个上限则会自动抹除早期的神契关系,共享的那部分能力也就消失了——如果发生这种事情,对于神契双方还都会受到一定的额外损害。

 

当然最大的特点在于神契者对其契约异族的读取会变得不再受到任何能力上的限制和阻碍。换句话说,就如同异体同心一般,异族所有的讯息,想法,情绪都能够轻而易举地为神契者探知。

 

这一条恰巧是对于周泽楷这般自己失忆的情况下能找回种族身份的对症药。

 

“我也知道神契的签订有着诸多麻烦,所以你们一定要考虑清楚。”喻文州温和地说:“建议你们先分开想想,再做决定也不迟,尤其是对于小周来说。”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年轻异族一眼:“小江跟我过来谈谈如何?关于这件事我有些其他可能的推测。”

 

 

 

 

江波涛跟着喻文州向街道的远处走去。他没有忘记关照了一下周泽楷的情绪,得到了年轻异族“没关系”的摇头回应才离开。

 

目送神契者消失在了视线中,周泽楷这才开始思考关于“神契”的问题。

 

他没花多少功夫就把“神契”的资料从脑海中调了出来,这种大陆常识倒确实一点也没有因为失忆而忘记。细细推敲了好几遍也没理出喻文州说的“考虑清楚,尤其对于自己来说”是什么意思。

 

能力共享——他一点也不介意。不能再伤害到神契者——伤了自己他也不想伤到江波涛。一旦受到召唤就会被传送过去协同作战——这样简直不能再方便,何况他好像自来到这里以来,一直是和江波涛在一起的。

 

如果神契解除会受到的伤害——这可能算是个要考虑的问题,如果江波涛有了太多新的契约异族的话,随即周泽楷又很坚定地摇摇头。到目前为止江波涛还没有一个神契异族,明明是王国第一神契,却一直在用高级阴阳家的力量战斗。

 

最后一条就更是不用在意了。哪怕没有动用神契者的能力,江波涛也几乎一直都那么懂他。

 

“我说,你怎么会就这样失忆了呢。你失忆之前是不是比现在还要强啊,好想打一场好想打一场啊。”周泽楷在那边沉默地思考,一边的黄少天倒是耐不住了。

 

“不知道。”

 

“诶这回答得真够简洁的算了算了不知道的话也说不出太多的东西不是。怎么样你有没有考虑好签订那个神契啊那种东西到底好不好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觉得我和文州的平等契约就很好啦,不过神契好像不太一样的。”

 

周泽楷默默地看着他,慢慢点头。

 

……怎么感觉像在说单口相声一样,黄少天有点郁闷的想。不过这个点头让他高兴了起来于是继续滔滔不绝了下去:“那这样你的身份就能知道了。既然文州也觉得江波涛对于你身上的事情的推断是有很大可能性的那就一定是有很大可能性的了,说不定你一旦身份觉醒就拥有拯救世界的力量什么的这么说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啊总之——”

 

他看向年轻的异族:“要真的是这样就太好了啊。如果真的能拯救这片大陆什么的话你和江波涛在一起也就不会特别的辛苦了……”

 

这一次却是周泽楷打断了他的话:“辛苦?”倒是没有质疑黄少天话里面“在一起”的用词问题。

 

“……我的老天爷啊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没看到我和文州现在明明是平等契约却还非要说成奴役契约的关系么。现在的荣耀大陆那么乱,像人类都有好多人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啊赶尽杀绝。”周泽楷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精灵也就自顾自地继续了下去:“这种明明是因为喜欢才签订的平等契约的关系却不能公之于众简直是痛苦!!!虽然文州一直刻意流露出我因为很强所以对他很重要让那些人不要对我说很过分的话什么的,但是那些家伙背后是怎么看我的以为我不知道么。所以啊周泽楷你要明白,江波涛那么喜欢你,如果你也喜欢他那想要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这片大陆的问题一定要解决了才行。”

 

“你明白了没有?????”深吸了一口气,黄少天特意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喜欢?”周泽楷飞速地扔出了两个字。

 

“……你的意思到底是江波涛喜欢你还是你喜欢他的问题啊我去。”黄少天突然就觉得他真的不该听文州的话留在这里的。最后本着“如果真的能拯救大陆那对我和文州也是天大的好事”的想法还是做出了回应。

 

“如果是江波涛喜欢你那就刚才他说的那些事情傻子都能听得出来,如果是你喜欢他的问题,这得问你自己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什么的比如想要保护他,希望和他在一起,他对你好你就会很开心,有的时候看着他都会脸红什么的。”精灵其实也不是很明白喜欢到底是怎么的一回事,索性把自己对幻术师的感觉统统说了出来。

 

“喜欢。”年轻异族用肯定语气重复了一遍。

 

“……这一次是说你确实喜欢了吧我就说嘛。那么如果你们想要在一起这片大陆的问题一定要解决,就是这个意思,懂了没?”

 

“喜欢。”又是一遍,就在黄少天简直快要抓狂的时候,年轻异族很坚定地点了点头。


点我继续阅读后面章节

评论(6)
热度(82)
©江海寄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