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原创江周文堆积处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副本命,江周不拆不逆
·努力写文卖江周安利ING

【江周】心契(全架空背景|中篇HE已完结|第10章)

《心契》7~9章 请走 传送门

《心契》5~6章 请走 传送门

《心契》1~4章 请走 传送门   如果第一次阅读本文,直接走1~4章传送门即可循着链接一路阅读到这里w

————————————————

十.

 

档案室里静悄悄的,纸页翻动的沙沙声听在耳中分外清晰。

 

周泽楷正阅读着种族图鉴,专心致志地努力挖掘自己的记忆试图与书册上的匹配,似乎完全没有被方才的小意外影响到什么。如果硬是要描述出来,年轻异族的想法其实就是这样的:江波涛真的很好→和他一起很开心→刚才也是→非常非常开心——异常的干净直接。

 

他身边的人也在读书,看起来同样很平静。只是捧着《荣耀大陆编年史》,神契者的内心远没有表面上的那样不起波澜。

 

对于周泽楷自己是怎么想的……?最初的时候只是出于对一个没有敌意的异族的本能的维护让他莫名其妙地载到了一个远比自己想象要复杂的坑里头去,而且这个坑到现在还没有能看到底的意思。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照顾一个异族,但周泽楷和其他的那些都不一样。

 

拥有着连自己都从未见过的强大力量,战斗风格更是犀利得异常,偏偏身上没有一丝张扬的味道。受到表达能力的局限,平时的周泽楷常常沉默着,若不是那张脸实在太突出,只怕扔到人多的场合就是被彻底忽视孤立的那一类,大概也正因为如此,他的话几乎从来都是单纯而直接的,没有更多的弯弯绕绕,只要接受并习惯了这样简洁的说法方式,就会发现何止是好懂,简直是一池清水,一眼望底。

 

对这样的人完全没有抵抗力。江波涛默默地想。

 

他与生俱来的个性和沟通能力从小到大给了他无穷无尽的便利,也包括能在神契者的能力上获得最大程度的加成。与他相处过的人,不论人类还是异族,都觉得和他交谈是一件异常愉快舒服的事情。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么说好像不怎么好听,但事实如此,游刃有余的背后压制着的是自己最本真的想法——有时的确是带有极强的目的性,有时却并非出于恶意,更像是一种体贴,能让人愉悦的体贴。

 

实际上旁人也很喜欢他这样。

 

渐渐的人们习惯了神契者的这份体贴,这份习惯到后来也就成了平常。就像水一样,大家需要着,喜欢着,却也并不会再有更多的想法。曾经他在王国的内部会议上控制不住自己言辞激烈地表达了对异族不分青红皂白的抹杀策略的反对的时候,甚至吓到了不少与会的天赐者,他们根本无法想象一贯低调圆滑的王国神契也会有如此尖锐的一面。

 

这不断流动变幻着的表象,已然渗入到了他的生命里,和周泽楷就像是截然相反的两种生命体,一个看似难懂,实则通透无比;一个看似易解,实则藏在层叠的假象背后,触不到真实。

 

周泽楷也享受着他的体贴,可他不仅仅是享受着而已。常人不太发现得了,却逃不过江波涛的眼睛,因为能力差距神契的力量也时常读不到周泽楷的想法又如何,他本就不是单靠着特异的能力才走到今天的高度的。

 

那一声单纯的“谢谢”,直白到让人都有些尴尬的称赞,偷偷地钻研能解封更多力量的方法——刚开始他还真的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发现宅子中有些空旷的地方多出了些细微的痕迹,直到某个清晨醒得异常早的自己发现旁边的床上空空如也赶紧去寻找,才发现了练习着双枪的周泽楷。

 

原本以为只是出于迫切找到真相的需要,但当他走上前去看到年轻异族被惊吓到一般迅速收起了东西在一边站得规规矩矩,俊脸上写满了“我什么都没有做不要那么担心我”的表情时,江波涛就明白自己的想法错得多么离谱。

 

小周刚发现感知能力变强的那个早上,自己翻找资料焦虑的样子一定是被看到了。

 

到底更该担心谁啊。瞬间明白了周泽楷想法的江波涛不禁失笑。于是他从善如流,装作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一样和对方打了个招呼:“起的真早呢小周。”

 

年轻的异族仿佛舒了一口气,向他微笑着点头。

 

很温暖。

 

 

 

 

神契者有些出神地摩挲着书页的手指不自觉加重了力道,顿时带来了微微的痛感,帮着他回了神。

 

怎么在这种时候分心。

 

无论如何,先认真解决好当下的问题。他把目光聚焦到了文字上。

 

一定要帮小周想起来,不仅为了周泽楷的背后可能藏着对荣耀大陆有着重大影响的秘密,更是为了周泽楷本人。江波涛默念着曾经心中的誓言稳定下心神。

 

好像,并不是这一句?

 

翻找着记忆的源泉,神契者很快就发现不一样的地方——并列的关系巧妙地有了主次,而且周泽楷竟还是排在前边的那一个。

 

不过现在这样也很好。他长出了一口气,笑得很温柔。

 

 

 

 

完完全全地平静了下来,认真阅读起档案馆的完整编年史的神契者却很快发现了不对劲。在外公开的《荣耀大陆编年史》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有大大小小的删节,可档案馆的版本因为原本就有阅读身份的限制,应当提供最为完整的资料才对。可为什么总觉得这里面的记载有一部分模糊不清?

 

他现在手上拿的,是据今最近的一本,也就是第十二册。书中描述了百年前荣耀大陆和谐太平的生活,也讲述了后来的战火,可偏偏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含含糊糊地一笔带过。

 

江波涛有些疑惑地翻阅开先前的书籍,快速地寻找着关键词。这编年史记载了整个荣耀大陆所有种族的历史,内容极为丰富,要找出特定的内容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可是以最快的速度扫过了整本书,神契者有些意外的发现里头没有提及一场种族间的战斗。

 

虽然确实听人说起,传说过去的大陆上各种族从来是相处友好的……

 

他有些急迫地又翻开了年代更为久远的一本,同样是没有任何大型战火的记载。而更前面的一册书中,却终于又出现了种族的战火——却还是异常含糊的记载,只提及各大种族间的摩擦开始频繁,因为地盘和各种原因遂现争端,逐步引发了大规模的争斗。看起来倒是很合理的记载,但只是略深入思考了一下,为什么和平了那么久又会突然摩擦频繁,最后又是如何恢复和平的状态,这一切书中竟然完全没有提及。

 

到底隐瞒了什么。

 

连档案馆的史料都没有记载的地方,又会和周泽楷的事情有关系吗?

 

这么想着的神契者向身边的年轻异族看了过去,恰好对方也向自己看了过来。

 

周泽楷摇了摇头。


点我继续阅读后面章节

评论(10)
热度(76)
  1. 木马不在家江海寄余生 转载了此文字
©江海寄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