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原创江周文堆积处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副本命,江周不拆不逆
·努力写文卖江周安利ING

【江周】心契(全架空背景|中篇HE已完结|7~9章)

《心契》5~6章 请走 传送门

《心契》1~4章 请走 传送门


————————————

七.

 

周泽楷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边的世界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却总觉得莫名的熟悉。大片的温暖包裹着身体,此起彼伏的欢呼声轰击着耳膜,他听见有声音传来——“终于……诞生……”在喧嚣中捕捉不到真切。想要张口,想要动一下身子,却什么都做不到。

 

画面支离破碎又迅速拼接,战火撕裂视野,不同种族的哭泣声隐隐约约响彻在天地间,他伸出手却触碰不到。

 

“……执念……去吧……”

 

“寻找……”

 

身边面容模糊的老人沙哑的话语如同老旧的唱片机读出的尘封多年的录音带,词和词都被割裂,近乎空灵的幽远。他却在点着头,仿佛什么都听清了一样。

 

“等你……我们的——”

 

戛然而止。

 

 

 

睁开眼看到的是满室的阳光。

 

他呆了一呆,脑中还保留着梦中纷杂的画面,以至于有那么些混沌。

 

不过也就是很短暂的事情,温暖的光线柔和地梳理过情绪,周泽楷很快清醒了过来。他慢慢从床上做了起来,整间房间便落在了视野里。

 

是江波涛的房间,为了避免一切可能的突发状况,神契者并没有给他安排另外的住处,而是选择了一间最大的双人房,把自己和年轻异族一同安顿了进去。

 

旁边的床上不起褶皱的浅蓝床单和叠得规矩的被褥暗示着主人已经起来。周泽楷目光微微抬高,便注意到了窗边的侧身看书的神契者。

 

江波涛并没有注意到他已经起了——这对于特级神契者来说实在很不可思议,只是周泽楷先前就意识到只要自己有刻意地隐藏自己,就算是对方都无法察觉的事实。

 

于是他继续隐藏起自己的气息,观察起了对方。回想起来这么多天几乎都是那个人在关注着自己,觉察自己的情绪,带着自己奔波,向自己道歉……而自己除了接受这份温柔的体贴,似乎连能匹配上神契者付出的回应都没有给出过。

 

——真的好想多了解对方一点。

 

周泽楷望着窗边,侧面看得见的那只眼睛里没有平常的温和的笑意,也并非和刘皓交谈时透出些微凉意的平和,而是认真的执着,甚至有一丝微末的焦虑。他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江波涛,哪怕昨晚提议去图书馆的时候那样坚定的口吻,看向自己的眼神也仍是温柔的。

 

是为了什么呢,他想。

 

“这个不是……”

 

“感觉这个也不像……”

 

“……唔,这个种族的记载不是很全,做个标记吧。”

 

比梦中清晰了千百倍的声音听在耳里,显然是神契者阅读时的自言自语。

 

哪怕失忆,对事物的理解度并没有任何问题的周泽楷很快找出了原因。

 

还是为了自己的事。

 

等等。感知能力……似乎比最初的时候还要强了,他突然意识到。

 

这个距离,连神契者平凡的侧脸上眉眼的细微颤抖都被收入眼底,低低的话语更仿佛就在耳边一样,周泽楷清楚地记得,前往高塔的路上,自己的感知绝没有到达这样的地步。

 

轻轻地“啊”了一声,他看到江波涛的神色动了一下,放下了书本。

 

 

 

 

“小周,起来了?”神契者起身走向床边,神色依旧是那么的温和,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周泽楷方才看到的微末焦虑完全是一个错觉。

 

察觉到对方神色有异,江波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起来有一会儿了?”

 

周泽楷点点头。

 

“我都没发现。”他笑了起来,“看书看得太投入了。家里也放了不少荣耀大陆种族相关的资料集,早上起得早了,就抓紧时间先看看。”江波涛停顿了一下:“虽然还没有找到什么线索,但我家的资料也不全,去中央图书馆就不一样了。”

 

年轻的异族默默盯着神契者的眼睛,微淡的眸色带来平和的惬意,让人有意外的安心感。

 

他默默咽下心中的想法,接受了神契者独有的体贴。

 

“还有什么问题么?”可就是这么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也被江波涛捕捉到了。

 

周泽楷被吓了一跳,他是真没想到这样都能让对方看出点端倪,原本就不善表达,这下竟半个字都说不出口了。江波涛看他这样,抢先便转移了话题:“小周还是先起床吧,快穿好衣服,别着凉了。”

 

取过神契者一早已经放在床边的衣物迅速地穿好,这套衣服是江波涛临时从衣柜里翻找出来的,毕竟王国的采购还没有这么快就能到。幸好两人的身材差不太多,擅长和外人打交道的王国第一神契自然少不了在打扮上多下点功夫,很容易从一大堆风格各异的服装中找出了感觉比较适合的一套。

 

灰黑色的外套,搭配黑色紧身长裤和年轻异族意外得相合,把江波涛看得都呆了呆。这一身他也穿过,灰黑色调在自己身上更显平和,几乎都能淹没在人堆里的那种。而周泽楷却愣是穿出了贵族的味道,暗色在他身上不显沉闷,倒有一种意外的高雅帅气。

 

果然人长得好看,服装就再也不能成为阻碍了。

 

一边在脑海中转着念头,江波涛的正常思维还没有停止运转:“洗漱一下,吃完早餐我们就出发?”

 

周泽楷却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感知强了。”他说。

 

“小周发现自己的感知能力变强了?”神契者一下子认真了起来,“怎么发现的?”

 

“……”没有回答。周泽楷尚在思考着要不要把先前起床后看到的说出来。

 

虽然有些疑惑,江波涛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除了感知之外的能力呢,小周有没有发现什么变化?”

 

这一次回答他的,是英俊的异族取出的碎霜和荒火。

 

魔纹从枪柄迅速蔓延开,竟比最初向神契者展示时更加的浓烈,冰霜流焰色彩鲜明,稍靠近些,已然能感受到刺骨的寒意和灼肤的炙热。“强了。”尝试了双枪,周泽楷补充了结论。

 

“都变强了啊……”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性,他有些欣喜地说,“会不会其实你的力量是被封印的状态,等封印完全破除就能变化成原本的形态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解放出了一部分力量,但这样想应该是好事呢。”

 

说不准……真的是这样?周泽楷也有些高兴。

 

 

 

 

人类王国的宫殿最深处矗立着一座高塔,塔的最高处永远有光从窗中透出来,仿佛是在指引着天空中的云朵漂浮的轨迹。

 

有人轻轻地“咦”了一声。

 

 

 

 

八.

 

“老师,怎么了?”整理书架的少年看到房间正中间的魔法阵光芒倏地暗了下去,图案上站着的青年男子神情说不出的怪异。自来到这里起,少年就从未见过这个男人露出过那样的表情,即使是预见到了有一批异族要潜入王都刺杀国王的时候都没有。难道又会发生什么更大的灾难吗……少年不禁紧了紧拳头。

 

男子摇摇头,听出了少年紧绷着的担忧语气,他淡淡一笑:“英杰不要多虑,我没有预见到什么灾难,不过——”

 

他皱起了眉头。

 

王杰希是人类王国的第一天师。天师在天赐者中是唯一一个没有自身战斗力,甚至个人体质都要比其他天赐者更为羸弱的存在,因此也最为稀少。

 

可没有人敢小看一个天师的价值,他们掌握着未来的钥匙,能够做出各种各样的预言——当然多数都是模糊不清的概念轮廓。可即使是这样,一个出色的天师也能够帮王国免去大量的灾难,带着人类向正确的方向上迈进。

 

而王杰希,无疑担得上“出色”这个词。

 

从很多年前,他就几乎一直在这座深宫之中的高塔上,每天做着对未来的预知,翻阅着大量的书籍史料,把一个个的有价值的预言传递到王国里。并不是永远呆在这里,毕竟大预言术的施展也有时间的间隔,只是每天都会做上那么一次——就像是排定好的功课。

 

当然即使是最顶级的天师,他们终究不是神,也不是天,总有无法揣摩到预言的时候。“如果天意都能被人类掌控那真是太可怕了。”有个人曾经这么对他说过。

 

“不错,不过我们总能做到尽人事,前辈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吧。”他转头认真地回应着,那人却好像被吓得一哆嗦,烟灰簌簌地抖落下来:“哎哟王大眼,麻烦你不要这么突然地把脸面对我,我这把老骨头不禁吓。”

 

依旧保持着良好的风度看着对方,虽然心里王杰希曾经真的很想把手中的《荣耀大陆编年史》砸上去。

 

“……我可从来没有……”青年偏过头,含糊不清的音节从双唇间冒出来。

 

高塔上灯火微晃,风模糊了他的面容。

 

 

 

天意啊,这一次又是什么样的天意呢……天师抬起头望向远方。

 

预见到的画面过于抽象,无数的历史记载从他的脑海中划过,却找不出一个能与之匹配的事件。只能模模糊糊感觉到那并不是什么悲凉的未来,更像是刚刚破土而出摇摆不定的命运,最终结出希望的果实。

 

什么时候得去那里走一趟。

 

高塔外阳光洒满了整片人类王国,绵延到更广阔的大陆。

 

神殿笼罩在金色之中,仿佛透出了至为璀璨的光明。

 

 

 

 

出示了胸口的纹章并做好登记,江波涛轻车熟路地带着周泽楷走入了中央图书馆最为机密的档案室。

 

距离约定好的来图书馆的日子其实已经过了好几天了。

 

自发现周泽楷的能力变强以后,都觉得看到了希望的两人兴奋了一段时间,怀疑事情有所眉目的江波涛也就暂时放弃了带小周出门的打算——见到小周的人终究是越少越好。

 

那些天他一直注意观察着周泽楷的变化,可是那奇妙的能力增长就像不知多少年前荣耀大陆曾记载的一场极为恶劣的病疫,来得莫名其妙,走得也是毫无征兆。原以为会是状态稳定的增长就这样卡住了壳,无论神契者用什么方法引导都不见一丝进展。

 

甚至于他还和周泽楷在家中切磋过不少次。

 

为了能激发年轻异族的潜能,他们的战斗没有一方放水。按常理说,江波涛怎么都不可能赢过名义为高级阴阳家实际战力远胜于此的周泽楷,事实也是如此。不过仗着小周还不熟悉这宅子,神契者总能最大化地利用起地形便利把战斗的时间拖得长些——反正外墙什么的都是水元素编排而成,打坏了也能很快修复。

 

只是很快,这种小技巧就没有作用了。周泽楷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在战斗中把整个宅子的地形都掌握得一清二楚,江波涛原先的一点优势也就烟消云散。

 

没有其他办法,杜明甚至也被拉来做了苦力,和江波涛两人一起对战周泽楷,吕泊远负责构建起幻术屏障,遮掩这实在过大的动静——幸好最强的幻术师暂时不在这儿,否则会不会被发现可真不好说。

 

周泽楷的战斗水准越来越高,风格也一天胜似一天地凸显了出来。双枪华丽炫目的攻击中带着绝对的气势,冰霜流焰愈来愈浓重的压迫感仿佛让一切臣服的君王。

 

早就知道对方只是表达欠缺,行动力和心思的坚决程度远胜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对此江波涛倒没有太大的反应。可印象还停留在英俊青年的绝美微笑上的几位好友的反应就完全不一样了,几次三番下来,他们看周泽楷的眼神都带上了崇拜,称呼也下意识地就转变成了“周前辈”——倒并非是生疏,而是对强者的敬仰。

 

可本质上的能力却并没有发生变化。

 

 

 

当周泽楷清晨醒来又看见了窗边微皱着眉读书的神契者的时候,他没有再选择隐藏心中的情绪。

 

“可以的。”他说。

 

江波涛微微摇头:“我不该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他笑了一下:“今天我们必须走一次图书馆了。已经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真是……”

 

“没有。”周泽楷固执地摇摇头,拿出碎霜和荒火,随手在空中制造出了一圈冰火相间的彩环——控制力在这几天提升了不少。他并不认为这些天是在浪费时间,也完全不觉得想错了方向全是江波涛的错。

 

神契者又笑了,这一次异常的温柔。

 

“好。去图书馆吧。”

 

 

 

 

九.

 

图书馆是每一个天赐者都常光顾的地方,整个中央图书馆的开放也并没有太多的限制。只是档案室贮藏了大量人类王国甚至整个荣耀大陆最为全面的各项历史和机密资料,有着非王国重臣和特级天赐者不可入的严格规定。

 

江波涛由于身兼王国第一神契者的身份,还可以多带一个人,只是登记过程要更加复杂些。虽然平时习惯于低调,可该利用特权的时候,他可从来不会含糊。

 

“小周,这里是荣耀大陆的种族图鉴。”神契者抱了一大本厚厚的图书过来,为避免意外,无特殊情况图书馆里是不允许动用天赐者的能力的,只能用最笨的办法拿取书籍。

 

打量了书架几眼,江波涛又要去取架子上明显更加厚重的《荣耀大陆编年史(档案版)Ⅰ》,只是这一次刚触碰到封面手就被挡住了——

 

看着那修长漂亮的手不会吹灰之力一般地把书籍整个地“拎”在手里,“不愧是小周——”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划而过。

 

“还是我来吧。”他看看取下来的书,大概是很久没有人来翻阅过,封皮上积着薄薄的一层灰,尽数粘在了周泽楷白皙的手指上。

 

周泽楷摇了摇头,看了看书号,又伸向了第二本。“重。”他抿抿唇。

 

知道年轻异族对于认定了的事情有多强的执着程度,江波涛并没有再阻止他,只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让图书馆务必关注一下这里的卫生状况。

 

《荣耀大陆编年史(档案版)》的书实在有些多,周泽楷一本一本地把它们取了出来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让神契者把它们漂亮地堆成了几叠。

 

最后他的目光定格在了最上层的一本上。

 

抬高了手臂抽出最后的《荣耀大陆编年史(档案版)Ⅻ》,周泽楷刚想把书放下,谁料书的封皮和内页竟是散架的,纸页“刷啦”就蹭着年轻异族高举的手臂滑落了下去。

 

有些失措地看着散落一地的书页,不过也就是瞬间的呆滞,他立刻蹲下身子想去收理。江波涛已经有点紧张地站在了他面前:“小周!?你没事吧?”

 

周泽楷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这一下却让观察力从来细致的神契者注意到了他的手指。

 

白皙修长的手指,因为搬书工作变得有些发灰——这并不是重点,上边赫然划开了三四道口子,向外微微地渗出血珠。

 

——不愧是档案馆的珍藏,即使装订都散架了,纸张的质量还是那么的出类拔萃。

 

他凑近了些,一把抓住了年轻异族的双手。这样的伤口并不严重,纸张划的程度虽然不浅但也伤不到神经的地步,只是已经沾上了不少尘埃,渗出的血珠看起来格外的混浊。

 

周泽楷还从来没有受过伤。哪怕是自己和他在宅子里打得昏天黑地的时候,虽然每一次都弄得灰头土脸却也从没有真正的伤过一次。江波涛的能力原本杀伤力就不太足够,周泽楷又很擅长精准的控制,他们的切磋也总是在有一方必须会被伤到时戛然而止。

 

现在这伤口,怎么看都很碍眼。

 

鬼使神差地,江波涛一低头,把那几根手指含入了嘴里。

 

 

 

轰。

 

年轻异族的脑袋快炸掉了。

 

他彻底失了措,手指被含在温暖湿润的口腔中,伤口被柔软的舌头抵住。原本对于这样的小伤他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可现在却异常鲜明了起来,微微的刺痛伴随着异样的酥麻感从神经末梢涌出,仿佛连期间的路途都省却了,狠狠扎入了心脏——当真是十指连心。

 

比当初神契者抓住双手微笑安抚的时候还要清晰的触感,只是这样感受着就忍不住浑身颤抖,并非是出于害怕而更像是别的什么。一瞬间各式各样的想法被头脑近乎紊乱的周泽楷就这样无意识地完全扔向了神契者。

 

江波涛也在那一刻意识到了什么。

 

 

 

他赶紧松开了口。

 

伤口上的血珠和尘埃已经不见了踪影,亮晶晶的让神契者更加尴尬。方才近乎下意识的处理反应他自己都不懂是怎么回事,虽然说对于小伤口唾液不仅可以促进愈合还可以杀菌确实很好用——但这完全不是关键。

 

作为一个神契者,还是兼具了水系阴阳家能力的神契者,可以清洗伤口的方法实在是太多了。虽说图书馆不允许动用力量,可这显然不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心疼?这确实是个不错的理由。

 

但似乎又不只是这样……

 

先断掉自己的念头,完全读取了周泽楷适才主动传递过来的可以称之为乱七八糟的想法,神契者小小地在内心松了一口气——没有厌恶。

 

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庆幸的究竟是什么。

 

 

 

江波涛定了定神,这一次向来擅长和任何人交谈的他都有些失言,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措词来打破有些凝滞的空气。

 

最终还是神契者先开了口,毕竟连江波涛都反应不过来的状况,更不要指望周泽楷能说出些什么了。

 

“小周,感觉还疼吗?”

 

英俊的异族有些茫然地摇摇头。

 

虽然再也读不出对方更多的想法,江波涛也能看出来周泽楷还没有回归到正常的状态,于是他故作轻松地调侃:“我一定要向这儿的主管投诉,竟然连档案馆重要的书籍都可以出现装订不牢的问题。”

 

捕捉到书籍这个词,周泽楷立刻清醒了过来。

 

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先前被含住的地方和其他部位泾渭分明得很,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只留下淡淡的痕迹。

 

再抬头就看到江波涛盯着自己。

 

四目相对。

 

其实是在观察着对方的反应,好像又不小心弄巧成拙了——江波涛赶紧给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弯下腰开始收拾起地上的纸页。

 

周泽楷也仅仅是愣了一秒,见神契者动作赶紧也加入了进去。

 

 

 

档案室外的年轻管理员姑娘已经打了两个喷嚏。

 

“难道是感冒了?”她皱了皱眉,有些百无聊赖地看向窗外——这里来的人少,当真是很无聊的。不过今天神契者大人带来的高级阴阳家真的好帅!

 

“哈,去年栽下去的那棵树终于长出新芽了啊。”想着先前的英俊青年的模样,连普通的园景都变得美丽了起来。

 

阳光真的很好。春天,已经降临很久了呢。


点我继续阅读后文

评论(11)
热度(92)
©江海寄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