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原创江周文堆积处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副本命,江周不拆不逆
·努力写文卖江周安利ING

【江周】心契(全架空背景|中篇HE已完结|5~6章)

前四章请走传送门

——————————————

五.

 

 

走开了很远他们才停下脚步。

 

江波涛确认了周围完全没有旁人,他看向周泽楷认真地说:“对不起。”

 

从目睹那只妖兽生命流逝的那刻起,他就感觉到了年轻异族并不自然的情绪。江波涛知道这种反应的根源在哪里,他思维缜密,想得总是比别人多些,事先便预料到可能会被周泽楷目睹这种惨剧。——而这也正是他最怕的。

 

周泽楷对所有异族都很友好,他是明白的。从一路上只攻击主动表露恶意的异族而且还总让对方伤不至死便看得出来。而这强大的存在,在见到人类如此伤害着无辜弱小的异族生物会不会因此对人类产生间隙,他无法保证。

 

抱歉没能及时赶到救下那只羽族,小周你要相信不是每个人类天赐者都是这么冷血和暴虐的,可是很多事情实在暂时没有办法……江波涛想说的很多很多。

 

这念头在脑海中兜转了良久,最终他只说了三个字。

 

 

 

周泽楷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很快给出了回应:“不是你。”

 

神契者笑了:“我可也是人类的一员。”他抬起头,湛蓝的天空依旧是万年不变的宁静和美好,而这片土地却沐浴着百年的血与火的劫难,“这样的事情,我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说置身事外的呢。小周不可能一点也不生气吧?”

 

“生气。”年轻的异族毫不犹豫地说,一边却又摇摇头,“你很好。”

 

江波涛忍俊不禁,这种直白的话杀伤力实在有些大,不仅把先前的顾虑抹了个一干二净,连刘皓带来的愤怒都被平复了不少。

 

“小周你简直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神契者了。”他弯起嘴角,拍拍对方的肩,“为了不被你比下去,我可也得努力才行。”

 

气氛终于回归了原点,江波涛刚想提议之后的计划,一个有点沉闷的奇怪声音却先一步闯入了耳膜。

 

——他有点尴尬地看看自己的肚子。这些天除了采点野果就没吃饭,天赐者的身体素质远胜一般人却也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现在终于是在忍不住抗议了。

 

“先回家去?”

 

周泽楷点点头。

 

 

 

再往前走不远就进入了天赐者的专属住宅区。和普通民宅完全不同,这儿的建筑设计毫无统一性可言,千奇百怪地什么样都有。看过了浮在空中的小型堡垒之后又乍然见到透着森森阴气的鬼屋,走得好好的地面慢慢就出现了草坪,参天巨木俨然是一栋栋树屋,周泽楷再不擅长表达自己都难免表情异常丰富了起来。

 

神契者跟在一边有条不紊地解释这堪称诡异的状况,高阶天赐者们大多个性十足,统一的制式住宅再奢华大气也满足不了他们的需要。这些风格各异的建筑正是阴阳家和幻术师们的杰作。

 

最后他们看到了一栋宅子,占地面积比大多数房屋似乎都要大,却是最不吸引眼球的——那宅子太普通了,即使拥有明显被天赐者“改造过”的水蓝色外墙,和其他的建筑比还是平常得很。

 

“这里就是了。”江波涛温和地笑笑,“小周以后也要暂住在这儿了,觉得怎么样?”

 

“好。”

 

周泽楷真的觉得很好,水蓝色的外墙可能掺杂了大量水元素,站在外边都能嗅到温润平和的味道。目所及处仿佛不起波澜的汪洋大海,干净而清澈,只是看着惬意就缓缓渗入骨子里去。

 

和江波涛带给他的感觉一模一样。

 

 

 

 

出乎意料的是,宅子里除了几个侍从外就没有别人,房间却有几十间。

 

餐桌上的饭菜已经摆放好,被带着转了一圈的周泽楷疑惑地看向神契者:“没人?”

 

“唔……是挺空的。小周也这么觉得了啊——不喜欢吃的搁在旁边的盘子就好了。”江波涛不知道周泽楷到底吃些什么,索性让佣人把所有王国能想到的做菜材料都用了一遍,人力所限已经精简了数量的菜肴要是摆出来还是一长桌,吃起来特别不方便,于是神契者很贴心地只让人把自己要吃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端给周泽楷的就是所有菜肴各拿一点组成的大拼盘了。

起身拿了一个空盘子放过来,他笑着继续解释:“王国非要给这么大的宅子,我也不太好拒绝,不过现在可又多了一个你了。”

 

想了想,又接着说道:“其实也不会冷清,有几个朋友常来串门,说不定你很快就会见到了。”话音刚落周泽楷就听到了清脆的门铃声。

 

“真巧。”江波涛放下餐具站起了身,“应该就是他们,小周你吃着,我去带他们进来。”

 

周泽楷拽住了神契者的衣角。

 

他有些紧张。除了江波涛,从天上掉下来起他就没有和多少人类接触过。叶修算是一个,但是对方身上仿佛带着一种熟悉的味道——明明嗅觉上什么都闻不到,却给自己一种不同于江波涛带来的那种舒适感。之后的行政官什么都是走个过场,而刘皓等人在周泽楷心目中早就被画上了大大的叉号,不会也不想交流。

 

而江波涛的朋友就不一样了,肯定要好好地相处才对,这让知晓自己沟通能力问题的他失了措,下意识地就把这份不安传达了出去。

 

手被反过来轻柔地抓住了。

 

“不用担心。”江波涛的嗓音中带着淡淡的笑意,“都是非常好相处的人,小周和平常一样就好,必须要表达善意的话,一个微笑就足够了。”他的唇角微扬,眨了眨眼睛:“这方面你可有先天优势。”

 

“唔。”他点点头。神契者感受到传达过来的不安已经淡化了大半,这才放下心来,松开手走了出去。

 

 

 

——是在夸我好看吗。

 

直到江波涛的气息大半消失在了自己的感知中,周泽楷还有点愣愣地坐在那里。他举起自己的双手,白皙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握着碎霜和荒火的时候自己的力量就会从指尖涌出来,没入特质金属的时候都能够清晰地感触到细微的凉意和炙热。

 

而现在又萦绕上了新的触感,从神契者手心传达过来的轻柔的温暖从每一根神经向身体各处发散开来,像羽毛撩拨着,心脏都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仿佛有什么要破土而出了一样。

 

 

 

 

六.

 

脚步声由远极近传来,周泽楷一激灵,险些把菜掉到了桌布上。

 

是江波涛带着朋友来了。想到这一点的年轻异族顿时又有些慌乱起来,什么乱七八糟的情绪都抛却到脑后,局促不安地手都几乎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最后干脆采用上掩耳盗铃的战术——闷头认真吃菜。

 

走进餐厅的众人看见的就是异常俊美的青年对着超大的菜肴拼盘优雅用餐的样子。

 

 

 

“这就是前辈说的新晋阴阳家么?还是从深山里带回来的?看着不像啊?”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吃得异常用心的样子,心想看来小周并不挑食,一边温柔地制止了试图上下左右全方位打量一下对方的朋友的行为。

 

“小周,好吃么?”

 

听到这样的问话周泽楷有点心虚地点点头,其实真的挺好吃的,只是因为紧张,自己的心思完全不在食物上边。幸好他只要控制好表情并刻意隐藏情绪,哪怕是第一神契也无法读出那点小心思。

 

可这么一来,就不能再装作视而不见了。

 

于是他抬起头,按着江波涛先前教过的办法,对几名来客微笑了一下。

 

 

 

万籁俱寂。

 

江波涛好笑地看着几人。

 

“回魂了回魂了。”看起来年龄稍大的青年摁住边上两人的头,“丢不丢脸?”他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对着周泽楷说:“我是方明华,天师。”

 

“我只是在深深质疑江前辈说的小周来自深山的真实性。”其中一人揉了揉脑袋,看到周泽楷胸前的纹章眼睛亮了起来,“高级阴阳家?什么天赋?”

 

“冰火。”

 

“诶杜明听听,双天赋,我就说前辈带来的人肯定比你强。”那人直接扯过了先前被江波涛温柔制止的青年,“对了,我叫吕泊远,是幻术师。”

 

唤作杜明的青年有些懊丧地凑上前:“我是杜明,给你一样的高级阴阳家,冰系天赋。”

 

“这家伙喜欢狮族火系天赋的公主,单相思。”方明华拍拍杜明的肩膀替他补充了一下,“每次去叶神那儿总要找法子和对方打上一场,可惜就没赢过。”

 

他们都是江波涛的朋友,只是因为江波涛特级天赐者的身份习惯性地称呼他为前辈,私下其实很是亲近。好友带回来的英俊青年光是相貌和气质便给了他们足够的好感,又显然和好友关系颇佳。所以几人说起话来基本没有什么顾忌。

 

被方明华一提点,杜明那张脸更成了苦瓜,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期待地看向周泽楷:“对了,能不能用火系能力和我切磋切磋?说不定多熟悉一下,下次我就不会输了。”

 

周泽楷有些犹豫,这群人近乎自来熟的反应早就让他完全放松了下来,更是谈不上半点恶感。正因如此,他不知道该不该答应杜明的请求——放水似乎太不负责,尽全力打自己又是货真价实的特级天赋,虽然不至于控制不好杀伤性,但只怕更打击对方的自信心。“

 

“和小周切磋?那你可得做好毫无胜算的准备。”一直关注着周泽楷和朋友互动的神契者终于笑着出声,“你真以为小周只是高级等阶?”

 

 

 

“没天理了!不仅脸长得那么帅!实力竟然比江前辈还强!”杜明哀嚎着,方明华和吕泊远一人一边,异常同情地看着他。

 

江波涛和周泽楷继续享用他们的晚餐。看着边上的人偏头投来有些担忧的目光,神契者不禁失笑。

 

他很清楚对方在担忧什么。周泽楷的感情异常纯粹,更像是天性使然而并非由于失忆,这样的人,对于厌恶的人不会假惺惺地故作姿态,对于有好感的也是直白得要命,受到表达能力的局限可能说不出口,却绝不希望被有好感的人讨厌。现在的小周显然是真的担心杜明对自己有所不满。

 

先前在几个好友疑惑的目光中江波涛半真半假地给出了真相。“小周不太适合被太多人关注到。”看着周泽楷的脸再联想起那简洁到异常的表达方式,这个解释很容易就被接受了。

 

——异族身份的事,还得瞒下来。

 

他并非担心朋友们会接受不能或是把真相暴露出去,毕竟杜明暗恋的女神就是异族的公主。

 

只是下意识的决定。虽然理智上,这样做也没错。

 

“别担心。杜明他们总是那样,让他抱怨一阵就又生龙活虎了。”江波涛温和地说,又忍不住弯了嘴角,“他在唐柔那儿收获的打击远比你给他的多。”

 

“唐柔?”

 

“就是他的女神,狮族的公主。那个种族天性霸气倔强,喜爱挑战强者,本身实力也非常强劲——啊,小周你会不会也是?”顿了一顿,江波涛无奈地摇头,“不会,差别还是挺大的。”

 

周泽楷也摇了摇头,潜意识里他觉得自己不是。

 

“如果能想起化为原形的方法就好了。”知道了种族,再弄清楚其他事情就容易了很多。只是话才出口就被江波涛自己否决了,每个种族化形的方法都有差异,总不见得找一本《荣耀大陆种族百科全书》让周泽楷一个个尝试过来——再说不少的高阶种族的化形方法都是秘密。

 

“……要做的事。”周泽楷突然开口。

 

“你是说你的化形和一直执着要做的那件事有关?”

 

点点头。

 

整理了一下思路,江波涛尝试着推测起来:小周一直执着于某一件事,但是也想不起来这件事究竟是什么,现在看来很可能和他化为本形有关系。这样就有两种可能,也许是小周执着的事情本身就是如何化为本形,也许是化形才能够达成那件事……

 

绕来绕去,关键点还是在种族问题上。叶神可真是……

 

高塔上的第一神契打了个喷嚏。

 

最后他转过身子面对着周泽楷:“明天去中央图书馆看看吧,那些图鉴对你恢复种族记忆应该有用。我会帮你。”

 

一定要帮小周想起来,不仅是为了周泽楷的背后可能藏着对荣耀大陆有着重大影响的秘密,也是为了周泽楷本人。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语气都变得异常坚定了起来。

 

那不同于往常柔和的坚决让周泽楷都呆了好一会儿,然后仿佛想到了什么,轻轻地,认真地“嗯”了一下。


点我继续阅读后面章节

评论(3)
热度(85)
©江海寄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