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原创江周文堆积处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副本命,江周不拆不逆
·努力写文卖江周安利ING

【江周】心契(全架空背景|中篇HE已完结|1~4章)

注意:
1.此文设定比较……我也不知道算啥。完全架空,且非生活向,请注意。

2.主要戏份必须是江周,会带伞修和喻黄玩。

3.由于设定原因,标题签和本文文案都在文章最后一章(避免剧透)


——————————————
·《心契》
·主江周,微伞修喻黄有
·个人YY的设定,大概是玄幻小说看多了的后果
·中篇HE
·BY 唯惜君如玉
——————————————

一.

 

“所以说,你忘掉了所有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江波涛看着面前看起来和自己一般大美貌度却远胜于己的青年,尽可能用温和的口吻询问着。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突然从天上掉下来落在地上却毫发无伤,这种事情对于一般人而言只怕会吓得转身就跑,不过他可不是那些所谓的“一般人”。

“周泽楷。”面前的青年很认真地重复了一遍。

“好吧,小周。”江波涛叹了口气:“虽然并没有忘掉名字,但这也没有什么大的作用,想不起来身份的话,能记起自己的能力吗?”

名叫周泽楷的不明人士似乎垂下头思索了片刻。

随后江波涛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侧过身子,面向的两棵参天大树迎来了它们凄凉的命运——其中一棵覆上了层层的冰霜冻作了美丽的冰雕,而另一棵在火焰的包裹下缓缓燃尽自己的生命。

他的内心深处狠狠揪动了一下。


 

 这一切本不足以让江波涛情绪失常。


名为荣耀的大陆生活着许许多多的人类,大部分都是平凡的普通民众,也有少量的拥有特殊能力的天赐者。预测未来的天师,斩妖除魔的阴阳家,点石成金的幻术师,能和自然沟通的神契者……人类安定和平的行进路途上,每一步都深刻烙印下代表他们付出的痕迹。

作为神契者,江波涛自己也同时掌控着相当的水的力量,像普通的吊坠一般垂在手环下的精致的冰蓝小剑便能够轻易引发一场迷你规模的降雨。对于阴阳家就更不用说,五行元素和各类咒符向来是他们纵横大陆的本钱。

只是元素力量的引导总要透过一定的媒介,哪怕是至高的天赋想要从指尖引动五行之力也需要贴上一块特殊的甲片。但从天而降的周泽楷缔造的冰火元素从何而来江波涛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微微张口便吐出来的气息。

荣耀大陆上能够做到这件事的人类数量为零。

非人类,这是唯一的可能性。


 

事件的发展放在任何人身上都好像已经超出了预期,江波涛也努力克制着从心底蔓延上来的某种情绪,虽然面上还挂着温和的笑意。

“小周,虽然还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但显然你不是人类,在这里会很危险。”说出不是人类四个字的时候他深吸了一口气,所幸并没有感觉到对方传达出什么不适感。

周泽楷的回答却到的意外的快:“知道。”他抿抿嘴唇,又补充说明了一下:“必须走。”

说完了五个字,披着英俊人类外表的未知物种向旁边迈出了一步,江波涛赶紧拉住了他。

神契者是能够解读各类生物并与之签订契约的特殊人类,这种解读包含了对方的情绪身份等多重方面,当然也受到能力高低的限制。江波涛虽然感受到了对方想要走出树林到其他地方去的意愿,但费了很大的劲也没能成功接收到周泽楷究竟是什么种族的讯息。

很显然,面前的存在比自己还要强上一筹。

高阶种族?这简直是更麻烦了。

 

 

在荣耀大陆上生存的绝不只有人类。

种族争斗的战火在这土地上燃烧了百年,即使现在似乎已经分别割据一方互不干扰,可平和的表象下汹涌的暗流一刻也未曾止歇。

曾经视人为食物的魔兽依旧偶尔会出现在村庄和城镇,灵族的魑魅魍魉更是阴阳家和幻术师们奔走灭杀的时常缠绕人类家庭的梦魇。规避威胁的最好方法便成了将一切在人类地盘上的异族不分青红皂白的抹杀。

不仅如此,没有异族侵扰时大量被普通百姓敬若神明的天赐者们也常常踏入“敌人”的领地,强制收服力量强大的高阶种族作为自己的附庸。

身为特殊的神契者,江波涛总是感到深切的无力。他亲眼目睹过几次妖兽被天赐者屠杀的场景,铺天盖地的委屈,绝望和不解近乎将他整个人都吞没,唯独没有一丝的恶意——那些妖兽甚至可能只是普通家庭饲养的可爱的宠物,对于人类有着最纯净的友好和依恋。

他以神契者需要签订契约的名义救下过一些,多数人类对他这位王国第一的神契者还是抱有相当的敬意,却终究无法阻止更多的悲剧上演。

高阶种族的周泽楷在人类领地一旦被发现身份的后果……

江波涛认为自己绝对不能坐视这种事情的发生。

他知道周泽楷没有任何敌意。

 

 

“小周。”他拉住对方,语调很柔和,“是有什么非要完成的事情吗?”微微地释放出一部分自己的力量让周泽楷更能接受和自己的交谈一些,这一点上江波涛拥有无以伦比的天赋,才能稳压其他同行一头。

“嗯。”

然后他看见对方的表情有些困扰,这种情绪也被江波涛接收了过来,于是很自然地就接了口:“想不起来原因就不用纠结了。但是必须要掩盖你不同于人类的施术方式。”

周泽楷的脸立刻放松了下来,有些不确定地问:“神赐者?”

还能记得荣耀大陆的常识真是幸事。

但却似乎完全没有作为高阶种族的自觉,发现面前的人是神赐者的时候问话竟然不带一丝一毫的抵触。要知道虽然神赐者是最温和的以沟通异族闻名的一类天赐者,为了力量强制性的暴力签订契约的败类还是不少的。

“我是。”江波涛慢慢地解释着:“但是我没想过和你签订契约,我认识一个人,他能够帮你解决施术方式的问题。”

他的笑容温和,也异常的诚恳:“你愿意跟我一起去看看吗?”

周泽楷想了想,轻轻点了点头。

 

 

 二.

 

到达高塔的时间比江波涛想象得要快。

这里早已脱离了人类的地界,即使是有过到访经验而走得轻车熟路的他也不可避免地会遇上几个抱有强烈敌意的异族生物。

优先采用神契者的沟通能力来解决问题,还是无法善了就只能使用暴力。

小周的能力真是强大到令人惊叹。江波涛这样想着。

冰火双元素霸道的攻击性和施展者神乎其神的精准控制力让一路的阻拦者伤不至死灰溜溜地被留在了他们的脚步之后。又一只妖兽被击穿脚掌的冰锥定在了地面,周泽楷回过头就看见江波涛正看着他出神。

他疑惑地停下了脚步。

“抱歉。”意识到自己的失神的神契者晃晃头,“小周很厉害呢。而且,也没有要击杀他们的意思。”

对于这样的夸奖,周泽楷回应了一个有点腼腆的笑容。

 

 

高塔前捧着书籍走过的少年迎接了他们。

“江前辈!”他跑上前来礼貌地鞠了个躬,然后眨眨眼,有些疑惑地看向熟悉的神契者身边的英俊同伴,“前辈,这一位是?”

江波涛温柔地摸摸少年的头发:“小乔,这是我朋友,周泽楷。”

“小周,这是乔一帆,和你一样的。啊,不过你们应该是不同的种族。”想到身边同伴路上展现出的强大,作了个补充。

周泽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倒是乔一帆的眼神亮了起来:“周前辈也要留在这里吗?”

回答他的是周泽楷很坚定地摇头。“忘了。”眼神中透出一丝迷茫,他局促地又说了两个字。

“小周有自己要做的事情,不过他自己也不记得原因了。所以这次我是来找叶修前辈帮忙的。”

“找哥帮忙可是要收费的啊。”高塔上突兀地打开了一扇窗,男人叼着烟探出了半个头。

 

 

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烟草香气。

主人撮起桌上一小堆草叶,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它们从微张的指缝间散落下去。

“我说怎么没吓到你们,原来是早有准备。”

“那是当然。”江波涛笑了笑,应对得胸有成竹,“这可是上等品,花了大价钱的。”其实是自己和小周一路过来时顺手采摘的他可不会说。毕竟在人类王国的昂贵烟草在异族的地盘上其实算是大路货。

“伪装的武器,等下让小周去小罗那边就好。”对方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江波涛愣了一下。

 

“叶神每天都在进行未来预知?”眼前的人是荣耀大陆的传奇,名义为大陆第一神契者的他其实具备了所有天赐者的能力,而且还是样样精通的那种。百年前近乎疯狂的种族争斗的战火能够被压制到现在的程度也是这个青春永驻的男人的手笔。但对方隐居的原因,就和百年前的历史一般湮灭在不为人知的结局里。

也许是在等待什么时机吧。江波涛曾经这样想过,虽然这位前辈看起来总是没心没肺得很,但他并不认为昔日战火中挺身而出意气风发的传说会真的是一个因为他自己说的“太烦了,哥懒得管”的理由就弃大陆生灵而去的家伙。

“你当我是王大眼么,每天不辞辛劳地重复这种大多数时候都是无用功的举动。”叶修很没有传奇形象地整个人呈大字摊在沙发上,“昨天无聊玩了一小把,就知道今天会有年轻的后辈带着要隐藏身份的异族和烟草上门了。”

怎么听都不像是可靠的真话,不过江波涛还是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示意相信了。

 

 

沉默在三个人之间蔓延开来。

 

 

幸好及时踏进房间的罗辑在叶修的示意下领走了周泽楷。

 

目送周泽楷离开自己的视线,江波涛看着叶修刚想开口,就被对方一挥手截住了话头:“罗辑的技术没什么好担心的,还是你怕小周会不习惯运用伪装媒介?”

“叶神。”江波涛无奈地笑笑:“你明知道我不是想说这个。”

“哦,不是啊。”叶修又吐了一口烟,缭绕的白雾遮掩了他的表情,声音也好像低了下去,“那你想说什么?”

“小周他……究竟是什么?”

“不知道。”

 

江波涛紧紧盯着沙发上的人,试图从那层层叠叠的烟雾中捕捉到对方脸上的不自然,但他还是失望了。叶修的表情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仿佛先前突然低下去的声音只是他的一个错觉,仿佛他叙述的就是一个不能再诚恳的事实。

于是他只有苦笑:“前辈没有说实话。小周的身份有那么值得隐瞒的地方么?”

“我可是真的不应该知道。”叶修的表情比他还要无奈,“要知道也是因为一些意外。”

好像有戏?

“我有一个朋友,和小周的情况很像。”一个烟圈在空气中缓缓扩大消散开来。

“后来,他死了。”

 

江波涛被狠狠地呛了一下,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但他很快稳定了情绪,直觉告诉他,这一次的前辈并没有在开玩笑。

 

 

“叶神是知道……那位朋友的身份的吧?”他小心翼翼地询问着,虽然是对方主动挑起的话头,但是关于一位已经逝去的显然还和前辈关系匪浅的高阶异族,深知人心的江波涛明白这样的交谈随时都有可能因为语气上的不恰当无疾而终。

“当然。”叶修很利落地回答。

“那他是……?”

“呵,这可不能说。”

他突然想起神契者能力初现的那年夏天,花费了大量的心思在第一个神契对象上。少年心性还未褪去的自己对一只狐妖卯足了劲的沟通,最后眼看着大功告成就差签订神契的一步时那美丽的生物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然后闪电般地窜入了森林消失在清晨的薄雾中,还带走了自己用来辅助作战的烧鸡。

当初的心情,终于是在此刻重演了。

 

 

好在有一点猜想已经足以得到确认。

周泽楷不是什么普通的高阶种族。叶修的话固然是半真半假难以捉摸,年轻的神契者又何尝不懂这种语言技巧——假以时日恐怕不会逊色于前辈多少。他甚至隐隐感觉到,从天而降的青年背后隐藏的秘密远超自己的想象。

对此江波涛很无奈。小周什么都想不起来,只知道有什么非要完成不可的事情;大概是唯一的知情人叶修又已经清晰地流露出了“我知道但是说什么也不会告诉你”的意思,倒是自己栽进了这个不明所以的巨大秘辛中。偏偏拉住周泽楷的还就是他自己,怨不得任何人。

随后思路就被开门声打断了。

周泽楷就站在门外,身后跟着地精一族的天才罗辑。

 

 

“小周。”刷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眼就注意到了对方手中的两把武器。

是普通双枪的造型,朴实无华的表面流动着银白的金属光泽。“好了?能演示给我看看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下一秒双枪就完全转变了模样,冰蓝的流霜魔纹和炙热的火焰魔纹从手持的枪柄处蔓延开来分别覆盖住整个枪体。叶修顺手幻化出了两枚石子飞向了年轻的异族,毫不意外地看着冰霜和流焰瞬间将它们吞没。“很成功啊。”第一神契者给了个评价。

看到周泽楷的目光向自己偏了过来,江波涛暂时压下了情绪,赞赏地竖起大拇指:“很不错。双枪也非常的适合你呢,小周。”

“我的。”英俊的异族把双枪捧在手里,向神契者凑过来。江波涛这下近了才看清不灌输力量的时候金属的表壳下方分别也有隐隐的冰蓝和赤红色带流动。“碎霜。”周泽楷把其中的一把抬高了些,又放下抬起另一把,“荒火。”

说完他展开了一个微笑,毫不吝啬地向神契者传达着带自己来到这里获得满意的伪装武器的愉悦。

这样的笑容真是……年轻的神契者内心深处长叹了一声。

 

 

确定了伪装武器没有任何问题,江波涛还是拉着周泽楷向叶修和罗辑道了谢。对方毫不在意地摆摆手,示意下次多带点烟草过来才是正道。

必须要走了。

他有些不怎么甘心地看着这位值得尊敬又经常让人咬牙切齿的前辈,试图勾出哪怕再多一点点的真相。最终却也只能维持着表面上的礼貌微笑着致意“前辈,再见。”

“走好。”叶修摆了摆手,再一次深深地吸了一口特质的烟草,“有些事得问问这里。”最后一句话他说的很突兀,也异常的平静。

已经带着周泽楷转身出门的江波涛猛地回过头,房间内又充斥满了大大小小的烟圈,破碎成朦胧的雾。第一神契好像伸出手指在哪里点了一下,看不真切。

 

 

 

从窗户向下望,能看见年轻的神契者带着年轻的异族青年离高塔愈行愈远。

荣耀大陆的传奇倚在桌前,随意玩弄着后辈带来的新烟草。“看起来和你一点也不像,你们一族的画风真是多变。”

 

他闭上了眼睛。

 

 

三.

 

周泽楷现在相当愉快。

他刚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便迅速整理过了自己的思路,名字,身份,从天而降的原因,他很努力地试图在大脑里拼凑出一份完整的回忆,却发现空空荡荡的近乎什么都没有,除却这片大陆的基本信息和自己的名字。偏偏又清晰地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自己确实忘记了什么,就像是一幅完整的拼图被人扔掉了大半,只留下小小的几片可怜地努力印射图像的全貌。

回过神时才注意到了站在面前的年轻男人。

对方表现得异常温和,询问着他的来历。那人的身上好像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如同涓涓细流冲刷过他因为失忆而变得有些焦躁的内心世界。

——这种感觉让他非常舒服,于是他尽了全力去回应对方的话。可说出来的字却异常简洁,就连自己都觉得冷冰冰的,甚至青年给出明显关怀意味的时候还是这样。

无法确认究竟是失忆造就还是原来的自己表达能力就是如此,窘迫得只想急着离开,况且心里的声音也早已催促了他很久在这里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可那个人伸出了手。

 

好像完全没有介意自己的语气可能被误读出的无礼,不仅如此,周泽楷觉得自己比先前更平静了,好像被包裹在温暖的水流中,细腻的水分子沁入四肢百骸。随后青年甚至自如地读出了他异常简单的表达语句。

大脑飞速地运作起来,从可怜的记忆断层中读取到了还没被遗忘的资料。

应该是个神契者吧。

但是有一点不一样,虽然得到了对方的肯定,他还是有些困惑。当神契者提出要带他去解决施法方式的时候,这种困惑变得更加强烈了。

因为心中的那个声音仿佛将溺之人抓住了最后一块木板,拼命鼓动着“跟他走”,“跟他走”,一遍又一遍的呐喊几乎让他觉得自己的胸口都要被这强烈的意念冲破,可记忆中尚存的荣耀大陆常识却还告诉着他异族和一个人类一起可能会是一件对双方都很危险的事情。

不过这种挣扎也没有持续多久,他很快选择了遵循本能——大概心里的那个莫名其妙的声音就是本能吧,周泽楷这样想着。

 

 

似乎并没有选择错。

他摸摸别在腰间的碎霜和荒火,觉得很满足。

 

“小周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神契者停下脚步,很认真地看着他。这让周泽楷不禁愣在了原地。

怎么办?跟随着江波涛已经让他拿到了能够完美隐藏自己身份的伪装媒介,可以没有什么顾忌地混入人类的领地——去人类城市?似乎,心中那份莫名的坚持也是让他这么做的。

于是周泽楷把这份答案传达给了江波涛。“城市。”他说,同时被传递过去的还有一份小小的期待,虽然周泽楷自己都不太明白自己在期待些什么。

江波涛并没有动用神契者的力量,但年轻异族面上的每一个表情都毫无遮掩地落在他的眼底。大约是那张脸太过精致,发现最细微的变化也如同寻找名画的瑕疵一般轻易,蹙起又舒展的眉头,因为坚决的回答而收紧的唇线,还有眼中流露出的微光,大概就差没有说出口的“能不能和你一起”了。

反正到现在才置身事外也不可能。周泽楷拥有强大的实力却并不闹腾,对于江波涛而言反倒是很好相处的那种类型,理解一个话不多的人可比温柔地制止一个话停不下来的人要轻松得多了——嗯,虽然小周的话不多已经有点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那种范畴。

至少不用太担心“祸从口出”这种问题。

何况周泽楷,似乎和叶修前辈提起的朋友是相似的存在,单这一点就绝无可能会给人类带来威胁。不可避免地又想到了第一神契那些模糊不清的话语,江波涛扯扯嘴角:难道小周也会死?这和小周在荣耀大陆想要做的事又有什么关系?最后前辈到底做了什么动作?他第一次觉得,大陆的传奇喜欢抽烟的这个特点当真是让人痛恨的。

罢了……清晰地感受到这样思考下去只怕自己的脑袋会赶在得出结论前先一步当机,江波涛飞速掐断了乱七八糟的念头。

 

“那要不要和我一起?我的家就在主城那里,想要收集一些信息也更方便,说不定多看些东西,你就能把忘掉的事情回忆起来一些。”

年轻异族原本就漆黑发亮的双眸瞬间就如同坠入了星辰一般,明媚得惊人。

“好。”周泽楷飞速地回答。几乎是同时他便敏锐地意识到了先前可能是在期待着什么。

突然就觉得不太好意思。

“谢谢。”于是他认真地,向着神契者道了一声。

 

 

 

往主城的路途并不短。

差不多如同来时一样的,周泽楷阻拦着带有浓厚敌意试图伤害他们的异族生物——本着让小周尽快熟悉伪装媒介的想法,江波涛并没有再动用神契者的怀柔手段先行尝试。

这样的选择让他完全清闲了下来,开始和周泽楷聊起了天。当然是有些单方面的,主要是江波涛滔滔不绝地介绍着荣耀大陆的奇闻异事还有人类主城的状况,周泽楷负责聆听。

江波涛毫无疑问是个很出色的倾诉者。他的话虽然多,却并不啰嗦,语气和语调也都是不急不缓的随和自然,听着就感觉相当舒服,还会参照着对方的回应引导话题的走向。相比之下周泽楷实在不能算是优秀的听众,毕竟作为听众却只是偶尔冒出一两个字的冷淡回复很容易让普通的倾诉者感到被敷衍的尴尬。

不过江波涛显然没有被困扰,相反在他眼中,周泽楷的不善交流配合细微的表情动作恰恰是一种干净利落的坦率,就像那声“谢谢”一样,直接得很,比很多人绕绕弯弯地掩藏虚伪客套背后的真意不知好了多少。

只是,不理解的人大概只会想揍他一顿吧。


想到这种可能性,神契者就忍不住笑出了声。旁边的英俊异族原本就听得开心,不自觉地也被这一声笑牵动了情绪,轻轻地“呵”了一下。

他这样,不禁又让江波涛想到:换了别人,怕是误会成嘲讽也说不定。

 

结果江波涛笑得更开心了。

 

周泽楷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只是对方原本温柔的笑声涌现出的快乐的因子把自己心中尚存的不安和困惑冲刷了干净,一定可以想起所有的事情的,他这么告诉自己。


直到两人的前方出现了笔直的大道。

 

人类的主城,终于快到了。

 

 

 

四.

 

首先必须要解决的,是身份问题。

由于周泽楷不同于人类的施术方式已经被特殊的武器完美地伪装,这对于江波涛而言就不再是件难事。行政官只是象征性地问了几个问题,并让周泽楷演示了一下能力,就规规矩矩地在表格上填好了【阴阳家冰火天赋高级】的认定。

其实认证个特级也是很轻松的,只是若说天赐者在人类中只是少数,特级天赐者在王国里当真便是稀有物种,名副其实的金字塔顶端,受到的关注和普通天赐者不可同日而语。吸引太多注意对于眼下的情况显然并非明智,因此事先江波涛就让周泽楷大幅度压制了真正的水准。

至于来历什么的,一句“原来隐居在山里边,被我外出历练的时候发现就带回来了”就足以搞定。反正王国第一神赐者说出来的话暂时还没有普通人敢不信。

 

原本高级天赐者是可以去申领一栋专属的住宅的。

还是算了。让周泽楷一个人住,万一出了什么纰漏,他想要帮忙掩饰都来不及。

 

 

不过他还是记得征询了一下周泽楷的意见。

作为一个优秀的神契者,江波涛无论和人类还是异族交流都能够做到大部分情况下的滴水不漏。即使占据主导权的是他,也永远不会发生让对方产生“自己被忽略了”的感觉的事。相反,被忽略的常常是江波涛本人。

这在大多数人眼里实在很不可思议,可与他便如同每天的行走呼吸一般轻松自在,能够成为天赐者原本就需要天赋,而江波涛在这一条上无疑是占了大便宜的与生俱来。

年轻的异族毫不犹豫地“嗯”了一声。

 

 

要把周泽楷安顿在自己的宅子中,采购些物品总是必须的。

两人原本就没有携带什么东西,从行政官位于城门附近的房子里边出来,江波涛带着周泽楷直接上了街。

主城中央的集市江波涛常去,作为王国第一神契的他并不像很多高级甚至特级天赐者一样总有些深居简出,高高在上的意味。毕竟那种天赐者对于普通百姓而言,是崇敬并憧憬着的大人物,贸然出现在公共视线中很容易引起善意的场面混乱。

可江波涛偏偏很习惯于和普通百姓打交道,三番两次下来也获取了相当的回报。民众们不再会因为他的出现而骚动混乱,反而会像邻居一样主动招呼着他,有时逛个集市都能收到百姓送的小礼物。

 

今天好像不能这样。

走了几步江波涛就立刻意识到恐怕不可以这么随意地直接过去。

他看了看周泽楷的那张脸。

 

 

好看。

江波涛心里做了个评价,而且是能引起年轻女性尖叫浪潮的那种程度。

集市人多,周泽楷一个陌生面孔杂在人群中可能也不会被注意到,但江波涛跟着就完全不一样——那儿的人都认得他,走一圈下来自己可以收到几百声友好的问候。

 

若是有伪装的东西也许还好点,他扫视了一下全身,实在没有找出一件可以正常遮掩一下同伴容貌的东西,只能长叹了一声:“小周,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可能得第一次动用特权,让王国包办采购事项了。

周泽楷有点疑惑地望着他,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领着人往自家的方向走。

天赐者的住宅有专属的区域划分,和大部分民众的住处有段相当僻静的空间间隔,一路过去只有零星几栋普通百姓的房屋孤零零晾在街边。

江波涛突然听见一声嘶鸣——异常的尖锐,绝非人类的嗓子能发出来的那种,在这寂静的氛围中尤其突兀。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就拉着周泽楷冲向了声音来源地的民宅,一边下意识地就加强了神契者的能力发动:低阶羽族妖兽,攻击能力极低……连串的信息带着痛苦和绝望的情绪瞬间铺天盖地充斥他的大脑,仿佛都能听见那弱小的异族生物灵魂的哭泣。

 

 

院落里躺着一只“家燕”,娇小的身躯已经被无情地贯穿。金箭钉在土地里折射出森冷的寒光。

旁边的女孩子呆呆地站着,肩膀止不住地颤抖,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另一边的三四个青年满脸的无谓,甚至有些兴奋。

为首的胸口显眼的高级阴阳家纹章在江波涛看来简直格外刺眼。

 

 

“江前辈。”带着纹章的青年走了上来,很恭敬地向江波涛打着招呼,“啊,您边上这位很眼生呢?是新晋的高级阴阳家么?”

压制住内心的愤怒,江波涛点点头:“刘皓,城内发现了妖兽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应该先和我或者其他神契者说明一下?”他把语气控制得很好,仅让人感受到虽然不满但依旧算是温和的质问。

刘皓。江波涛很不喜欢这个家伙。王国的天赐者们在对待异族的意见暗地里并不统一,不过支持把人类地盘上的异族赶尽杀绝的还是占了多数,刘皓也正是这“多数”中的一员。

——但又和其他天赐者有些不一样。如果说不论是否赶尽杀绝都是出于真正的为人类生存考量的目的,刘皓的动机就极不单纯。

 

比起真正的为了人类,他更像是为了让自己成为英雄。

 

偏偏场面上还做得滴水不漏,可是那些披上正义外衣的漂亮话语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作为现在的王国第一神契的江波涛。

 

 

“抱歉,不过不是什么麻烦的家伙,所以我们就自行处理掉了。”刘皓垂着头恭敬地说,“如果有适合您契约的对象,我一定会活捉来交给您处置的。”他望向那只低阶羽族:“这只的力量不强,我们想您不会需要。”

真是可笑,还要装得如此恭敬。

自己因为个性的原因常常被人看轻,怀疑王国第一神契的能力和地位,而刘皓毫无疑问就是最显著的一个,虽然隐藏得也是最佳。

但是他同样不能把这种心情流露在表面。

 

公式化地又和几人聊了几句,江波涛带着周泽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刚刚又陨落了一只无辜异族的土地。


(点我阅读后文)


评论(1)
热度(157)
©江海寄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