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原创江周文堆积处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副本命,江周不拆不逆
·努力写文卖江周安利ING

【江周】Spriter(架空|HE短FIN|《小世界》收录文其二)

写在前面的几件事:

1.上次公开第一篇收录文《青梅》搞的竞猜,恭喜 @穷途末璐 姑娘是第一个给出最接近我起文名本意想法的。请私信我具体收件联络方式,我会给你寄出私下里印的《绽放之声》配火柴人绘本~【叫青梅是因为青梅青涩的果实性味甘平,具有酸中带甜的香味,很像文中两人已经萌芽,彼此记挂,然而还未成熟的不那么热恋甜蜜的青涩感情】

2.继续求《小世界》REPO,另外二刷大概也许可能……没了_(:зゝ∠)_因为好多姑娘都开始淡圈了呢【包括我】,所以似乎二刷数量大概不太够啊……

3.那篇拖了很久很久没有更新的《从》【呜呜呜被催文了】……相信我7月前会把它写完的!7月前……

4.没更文也没新文的原因有二,第一,论文(6月2日就答辩了);第二,爬墙爬到了欧美圈……

5.新浪微博想扩一下关……现在关注的人太少了……现在站的CP:骸云(家教)江周喻黄喻(全职)ALETVO(魔戒霍比特)贾尼贾(漫威超级英雄)ECE(漫威X战警)Destiel(邪恶力量) 欢迎有共同爱好而且不·刷·拆·了·我·这·几·个·CP·的·内·容·的姑娘们一起玩OUO!我CP洁癖比较严重,彻底站队的CP很难忍受看到任何拆逆的东西,而且我一旦加关注就永不单方取关……【哪怕未来我们的CP互相拆了】所以关注人一直很谨慎。微博账号【惜君_江海寄余生】,满足条件的姑娘们如果关注了我的话请给我留个言~包括以前关注然而我并没有回FO的姑娘……然而如果是会刷拆家的……真的很抱歉即使你关注了我,我也不会关注你的QAQ


废话完啦,发文。


———————————

·《Spriter》

· 江周ONLY

· 架空童话系短篇HE

· 收录于《小世界》

· BY唯惜君如玉

———————————

那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白雪铺就成所有的路,每一棵树的树枝上都点缀着晶莹的雪花,它们轻快地在空中飞舞着,指引向远处冰晶般剔透美丽的城堡,阳光照耀在城堡大门上头,折射出七彩的光芒。

偶尔有麻雀在雪路上蹦跳留下小小的爪纹,还有高贵美丽的白狐从一座小小的雪丘后头探出两只近乎和环境融为一体的雪白耳朵。

这些充满活力的小小生灵也只是这片土地的过客。

 


周泽楷坐在窗边上,用冰刀和冰凿子小心翼翼地雕刻着桌面上一块不大的冰块,已经显出了一只小鸟的轮廓。这个爱好可以轻易地消磨掉他一整天的时间。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从哪一天开始喜欢上冰雕的,可除了这件事,就没有任何能够打发时间的方法了。

偶尔会有过路的人踏上这片土地来到这座城堡,周泽楷总会拿出最纯净甘甜的雪和最新鲜的生鱼片招待他们,可没有人需要这些东西。他们打着哆嗦,拼命地缩着脖子,双腿也只打颤,却不论如何也不愿意接受周泽楷的好意坐到椅子上休息一会儿。

“告诉我们走出去的路吧。”他们说,周泽楷伸出手一指一条延绵向远方的雪路,然后他们就飞快地致谢道别了。

桌上还摆着一点也没动过的雪冻和生鱼片。看着重新封闭上的城堡大门,周泽楷有些郁卒地耷拉下脑袋,慢慢地,慢慢地把这些美味的食物送到自己的口中。

 

 

“人们往往害怕寒冷。”曾经有一位吟游诗人经过这座城堡,他穿着厚厚的袍子,口中吟诵着歌颂造物主的诗篇,这似乎让他并不像其他旅人一样在这片土地上瑟瑟发抖。

周泽楷困惑地看着这第一个愿意坐下和他交谈的人——尽管他在椅子上先放上了一个看起来比身上的袍子更厚的圆垫子。

“冷?”

“你和他们不同。”吟游诗人像一个长者一般,用低沉又温和的声线向他娓娓道来,“他们生活在四季更迭冷暖交替的地方,那里有碧绿的树叶,色彩缤纷的花朵,哪怕气候变得寒冷,树木鲜花纷纷凋零,他们也可以泡上一杯热腾腾的奶茶,靠着点燃了柴火的壁炉取暖。”

周泽楷看了看桌上准备好的雪冻,他试图去想象一杯和吟游诗人描述的一样的,会冒出白汽的热腾腾的奶茶。

可直到吟游诗人和他道别的时候,周泽楷都没能做到。

他想向吟游诗人询问更多的关于外面的世界,可是漫长岁月的独处让他已经无法吐出流畅冗长的语言,所以周泽楷只能沉默着目送吟游诗人沿着雪路越走越远,消失在很远处或许鸟语花香的那个世界里。

 

 

有一天,一位名叫江波涛的旅人叩响了城堡的大门。

已经很久没有人穿过长长的雪道,走过厚厚的冰池来到城堡前头。自从游吟诗人告诉了周泽楷外面的人生活的世界以后,他也不再期望着会有人愿意走进他的城堡,坐下分享那些和外边都不同的食物。

他不再坐在窗边,以便随时能够见到走向城堡的过路人,提早准备好一切招待的物事,把大门打开迎接他们的到来。

现在的周泽楷把自己安置在最大的那张桌子前,埋头应付着一座巨大的冰雕——这将会是他填满城堡地下陈列馆的最后一幅杰作。在这之后,恐怕得把地面的房间也布置出来才能安放下未来的作品。

至少还有它们陪伴着他。

可江波涛却主动叩响了城堡的大门,他甚至没有像过去的旅人那样戴着手套,指节直接敲打在冰面上,有些清脆的声响听起来和以前周泽楷听见过的都那么不同。

“你好,我叫江波涛,不小心在这儿迷路了。你是这里的主人吗?”

 

 

周泽楷微微点了点头:“进来……?”他有点儿不确定地问。

听见“迷路”两个字的时候周泽楷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稍稍提起的期盼又缓缓沉下去,恐怕江波涛和以前的那些旅人都一样,询问了出路就会转身离去。可他觉得江波涛和其他的人们看起来差别实在太大了,因此最终还是提出了邀请。

“如果不会打扰到你的话。”江波涛说,周泽楷果断地摇了摇头,然后看着江波涛很开心地笑了,“那太好了,我一直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

周泽楷把他迎接了进去。

 

 

城堡内的一切都是晶莹剔透的,包括周泽楷的衣服,仿佛用雪花织成的一般,一身轻盈纯净的白。

江波涛无疑为室内增添了一抹亮色——不像以前的那些人裹得像个雪球,他的衣服不仅不厚,还是浅绿色的,上边绣着精细的彩色花纹。脚下踩着一双褐色的小皮靴,江波涛走过了那么长的雪道,皮靴上本应该沾满了雪花,可现在什么都没有。

他自然地在桌边的椅子上坐下,椅子发出了微弱的“嗤嗤”声。

周泽楷端着那些食物走了过来,他快要走到桌子边上的时候那阵声音也停止了。他什么也没有听见,把盘子都放在江波涛前头,有点儿不安又期待地看着他。

江波涛把杯子拿起来凑到嘴边,又像赶着和时间赛跑似的一口吞下了里头的雪冻,飞快地把杯子放下:“太好喝了!”过了一会儿他由衷地赞叹着,“我从没有喝到过这样清凉甘甜的雪水。”

他和过去的那些旅人真的太不同了。

用过餐后,周泽楷又带着江波涛参观了他的地下陈列馆,那些精美绝伦的雕刻让江波涛赞叹了好一会儿,他似乎是想伸手摸摸那些雕塑,又犹豫着把手缩回去。他们边走边聊,虽然周泽楷依旧说不出几句话,只能简单回应着江波涛的句子,可他觉得从没有哪天像今天这样开心过。

“我循着罗盘的指示前往一处未知的目的地,可是走到这片土地的时候罗盘却失灵了”。说着江波涛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圆盘给周泽楷看,那上边有着和他衣服相似的浅绿底色和彩色花纹,指针像个慢速播放的陀螺似的一刻不停地旋转。

“我现在不知道该走到哪儿去了。”江波涛有些苦恼地盯着罗盘,周泽楷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然后突然想到了游吟诗人说过的话立刻把手缩了回来。

幸好江波涛似乎什么也没有感觉到。

“暂住?”周泽楷问他,江波涛好像犹豫了一下:“那真是太感谢,不过我能不能和你住得不要太远?否则恐怕会破坏掉你的屋子。”

周泽楷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在自己的房间里头加了一张床。

 

 

第二天周泽楷醒来的时候,边上的床已经空了。

江波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床了,周泽楷从城堡的窗户望出去,看到江波涛站在城堡外的一条雪道上,他正伸出手去触碰一根挂满了白雪的枝条。

白雪忽然就纷纷消失了,化作雪水从梢头一滴滴滚落下来。那根已经维持了那种姿势不知多少年的枝条忽然仿佛活了起来,一朵绿色的嫩芽从枝节上冒出头。

周泽楷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而江波涛也如同触电似的立刻缩回了手,他回过头,看到了城堡里站在窗前的周泽楷,立刻向城堡大门跑了过来。

“对不起。”江波涛满面歉意向着周泽楷开口,“我只是想摸摸看那些雪,没有想到我已经压制得那么厉害了,还是不小心破坏了你的世界。”

周泽楷看看窗外,那朵嫩芽还在,但大概是江波涛已经离开了那边的缘故,它的颜色正在慢慢地黯淡下去,过不了多时,又会回复到和原来一样了,然后慢慢地重新被白雪覆盖住。

“真的非常抱歉,我没有办法完全控制住自己。来到这里之前,我连感受冰雪的机会都没有,现在也似乎只有你离我距离不远的时候才行。”江波涛还在为自己对冰雪花园造成的破坏致歉,可是周泽楷现在想的不是这些,那点鲜嫩的绿依旧在他的脑海中徘徊不去,他突然想起了游吟诗人说过的那些话。

“绿叶?”他抓住了江波涛的衣袖。

突然被打断的江波涛有些困惑地看着他:“是的,那样的嫩芽长成后就是绿叶了。”

“绿叶。”周泽楷重复了一遍,“花?蝴蝶?池塘?”

“啊,这些我都能创造出来。”江波涛接口,不过后半句他说得有些犹豫,“可是它们不属于寒冬,它们会破坏掉你的冰雪世界。”

但周泽楷似乎根本没有听见江波涛的后半句话,他想要说什么,又好像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有眼底跳动着期待又喜悦的光芒。

江波涛盯着他的眼睛,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他面上的歉意和担忧正在一点一点地褪去,最后化作了一个大大的,轻松又温和的笑容。

“原来是这样,似乎从一开始我就误解了什么。”

 

 

他拉着周泽楷跑出了城堡。下一刻,那些白雪以惊人的速度在他们的面前消融,身后的城堡也正在慢慢融化。

雪水流淌成小河穿越过露出了褐色本来面目的土地,僵硬的光秃秃的树枝重新活了过来,绿色的嫩芽纷纷冒头,舒展成满树的翠叶。原本堆起雪丘的地方逐渐化为平原,小草和不知名的野花正纷纷从那里边一片接一片地窜出来。远处的冰湖也彻底解冻,荡漾起一汪碧蓝的湖水。

整座城堡除了地下室都已经融化干净了,江波涛和周泽楷现在站在一片巨大的草坪上,青草的味道和花的香味萦绕在他们身边,望过去是一大片鸟语花香的春天的世界。

周泽楷想象过不止一次游吟诗人向他描述过的那些场景,可没有一次想象比得上他现在亲眼看见的美好。他看见江波涛再一次从怀里取出那个罗盘,上头的指针已经不再胡乱转动,就静静地停在那里,指在“terminal”的刻度上。

“原来它想要告诉我的就是这里。”江波涛笑着对周泽楷说,“可惜你的城堡也没有了,我尽量控制了一下,希望地下陈列室里的那些杰作没有融化。”

周泽楷摇了摇头。

那些冰雕对他而言算不上多么高难度的作品,更何况,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它们了。

江波涛显然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他向着周泽楷眨眨眼。

“虽然少了一个夏季。”他说,“但我们已经能够创造出一个很棒的世界。”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有些人说在这里你看得到生气勃勃的绿树流水,还有点缀了星点野花的大草坪上,藤蔓缠绕的巨大堡垒,仿佛一个精灵的世界。

有些人说在这里你看得到落叶遍地金黄,夕阳下笼罩的城堡像是几个世纪前就沉睡着的金黄宫殿。

有些人说在这里你看得到银装素裹的冰雪花园,城堡的藤蔓已经完全被冰雪覆盖,晶莹剔透宛如纯净的仙境。

只是不论什么时候,两位主人都会打开大门迎接那些过路的旅人,在灿烂的春天为你倒上一杯清凉甘甜的冰水,在酷寒的冬日为你泡上一壶香甜温暖的果茶。

他们在一起,那便是一个世界。


——FIN——

·没错,Spriter就是spring+winter,这个单词词典里没有,是我造出来的!

·祝我生日快乐XD

评论(27)
热度(97)
©江海寄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