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原创江周文堆积处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副本命,江周不拆不逆
·努力写文卖江周安利ING

【江周】绽放之声(架空|暖系已完结|21~25)

————————————

《绽放之声》前文链接:

1~6 7~11 12~14 15~20

————————————

21.

 

周泽楷给桔梗花浇完了水,盯着那白色花苞看了好久。

“花……”他想到从电脑上查来的桔梗花的资料,眉头皱得很厉害,“再不开,要谢。”

其实周泽楷也不知道若是花期过了,只有花苞的花朵会不会有凋谢这回事,可想想都有了花苞今年却都开不成,那实在怪可惜的。

 

 

22.


“小周怎么突然着急起来了。”江波涛还是老样子,带着温和的微笑给周泽楷满上茶,“你以前好像并不太在乎那孩子几时开呀?”

“可惜。”周泽楷抿抿唇。江波涛也和他说过,花儿们向来是希望自己的美丽被所有人看见的,个个卯足了劲也要开花,所以它们才那样喜爱能将它们的世界呈现于世人眼前的周泽楷。眼看着花期一天天快要过去了,小桔梗始终开不了花,这得是多难受的事情!

江波涛显然听懂了这两个字的意思,眉头也皱起来,周泽楷顿时觉得大概有戏,握在手里的画笔都搁下,静静地等着江波涛说话。

 

 

“应该是属于特别的品种。”江波涛好像在和花园里的植物们探讨什么,时不时点点头,又低下头沉思一会儿,终于再一次看向周泽楷。

特别品种又是什么,这回周泽楷无论如何也听不懂了,那朵桔梗长得和网络上搜出来的图片一般无差,除了老不开花还真没什么特别。

“一定要形容的话应该叫灵性。”

整个花园的花草在透过玻璃顶漫射而来的阳光下轻悠悠地晃动着,仿佛是呼应江波涛的话:“说起来也挺不可思议的,就像我们一定会慢慢长大一样,花儿们只要营养足够,到了一定的时候总是会开花的,但有些花就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盛开的时机。”

“想开就开?”周泽楷歪头插了一句,江波涛先是一愣,然后笑着竖起大拇指:“小周概括得棒,就是想开就开。”

“大概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或者在等待什么特别的时机,所以那孩子才一直不开花吧,你不用太着急。”江波涛安慰地拍拍周泽楷的肩膀,接着他们都听见了外头的店门被推开隐约的叮当铃声,“又有客人来了啊,我先出去了小周。”

“最近的客人可真多呢。”

 

 

23.

 

花店的客人真的越来越多了,大概还是8月初的那场画展江波涛上了镜的缘故。周泽楷原本已是相当出名的年轻一代杰出画家中的代表,由于“世界”个人展的举办名气更是节节攀升,红透大江南北。

周泽楷并不太在意这些,每天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人气对于他这样的艺术家本就无关紧要。能把那个世界从纸笔间传达,让更多的人看见,那才是周泽楷最关注的事。

江波涛便更不会在意了。

 

 

可在旁人眼里又是另一回事。两点一线少有波澜的日常反倒成了挖掘偶像行踪的最大助力,现在的人们探索信息的能力愈来愈强,有些名人东躲西藏照样躲不过狗仔,遑论是江波涛和周泽楷这样云淡风轻毫无防备的。不过多久,周泽楷画展上那个发言的画家其实是花店老板,而周泽楷本人常光顾那家花店的消息便沸沸扬扬满了天下。

所幸虽然有些人确实是随着大流再加上看中了周泽楷的那张脸,美术这块比起歌唱跳舞电影连续剧总还是阳春白雪不少的,来花店的人们大多不缺修养。

即使有客人提出想见见在花园内的周泽楷,也总在江波涛笑眯眯的“周老师是借我小店的花园写生,还是不要打扰比较好”中理解地放弃,不少人还在店主的言笑推荐下买走了些花花草草。

 

 

24.

 

“花儿们都很高兴。”忙了一整天的江波涛回到花园,周泽楷还坐在那儿专心地画着。下午来花店的人多,周泽楷也不敢这样冒然出去,便索性停留下来。江波涛在一边静静站了很久,直到周泽楷停下手中的画笔转过头这才坐到他边上,“来店里的人多了不少,很多花也找到了他们喜欢的主人。”

气候已经不像他们初见面时那么热了,花园中一些周泽楷熟悉的花朵也过了花期片片凋零,江波涛说近来花园安静了不少。可是在一些本无花的迷你草坪和灌木中又隐隐有东西从根茎里冒出头。

“小周画得越来越棒了,我们都要谢谢你。”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笔下的画,“秋天快要来了,又会有新的花和新的故事了。”

 

 

周泽楷神情微微一滞,几乎是有些急切地问:“新的?”

江波涛点点头:“桂花和菊花的花期快到了,它们不像你的桔梗,该开的时候总是会开花的。”大概是看出周泽楷急切的是什么,江波涛话语都没停顿,就接着说下去,“那些凋谢的花小周也不用担心,它们安静只是情绪有些低落,等到明年你——”

说到这儿江波涛突然却顿住了,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冲着周泽楷笑笑:“等到明天它们又会是生龙活虎的样子吵吵闹闹了,再说,秋天的花儿们可也不安静。”

园子里的花肯定着他的说法,都向着周泽楷摇了摇。

 

 

25.

 

晚上周泽楷回到画室的时候,杜明他们迎上来,满面激动的神情。

“老师,今天会长打电话过来,说您因为上次的画展,被破格邀请参加9月底的国际美术展览,不过他们说除了以前的作品,还希望能看到您新的更精彩的画作。”

“还有一个……应该也是好消息吧。”助手挠着脑袋,指了指窗台上的桔梗,“它好像快开花了。”


点我阅读后文


评论(20)
热度(95)
©江海寄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