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原创江周文堆积处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副本命,江周不拆不逆
·努力写文卖江周安利ING

【江周】绽放之声(架空|暖系已完结|15~20)

——————————

《绽放之声》前文链接:

1~6 7~11 12~14

——————————


15.

 

三日后,江波涛看着周泽楷递过来的做工精致的票卡难得的惊讶:“个人画展……小周最近总是在画画是因为这个……?”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江波涛看他这样也不多问,弯了唇角低头打量起票面,不一会儿哑然失笑:“居然是特邀嘉宾入场券?我可是个彻彻底底的外行啊……嗯?世界……?”

听江波涛念出画展的主题名字,周泽楷觉得自己倒像是个忐忑不安等待老师评价成绩的学生似的,邀请的话都不知怎么说了。江波涛好像看出他的心思,把票卡颠来倒去反反复复看了六七遍,仔仔细细一个字都不拉下,就是头也不抬更不开口。

最后周泽楷终于忍不住:“来……?”

“当然来。”江波涛笑得特别开心,“小周你可要罩着我,别让我这个冒牌特邀嘉宾被人笑话。”

 

 

16.

 

盛放于湖面之上的荷花慵懒地享受阳光的温暖;翠绿的竹林中每一片竹叶似乎都在歌唱;雨丝绵了窗外的天,被冲刷得半零落的芍药情绪低落,为自己的逝去缅怀……

大厅人头攒动却无半分喧嚣,大概是观展的人们都沉醉了,沉醉在每一幅画传达出的喜怒哀乐千姿百态之中。

“这次的展览很棒啊。”美术家协会会长在游人止步的区域里头拍拍周泽楷的肩膀,目光中满是欣赏和慈爱,周泽楷讷讷笑了一下,便自顾自努力向外张望着,目光越过层层叠叠的观众和自己缤纷的画作落在一人身上。

 

 

江波涛穿着浅色系的格子衬衫,配上休闲的米色长裤在人群中普普通通的,倒也颇有点艺术家的气质。特邀嘉宾入场都有周泽楷亲自书写的小名牌别在胸前,看得出来江波涛是刻意想要遮掩一下了,可耐不住人民群众眼尖,加上人看起来特别随和,还是有些热爱艺术的观众凑过去搭话。

距离挺远,周泽楷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只看江波涛好像还很自在,哪有外行人尴尬的样子。周泽楷脑袋里灵光一闪,顿时笑开了。

“嗯……?小周怎么一直看着那边,你朋友?”

周泽楷哪里还听得进会长的问话,一眨不眨盯着那头,笑得眉眼弯弯的。

 

 

曾经有客人来花店里注意到周泽楷那幅最初的名都没署的写生,以为江波涛也是个热爱绘画懂行的,拉扯着人求分享绘画经验聊了很久。

江波涛在外头和客人相谈甚欢,周泽楷在里头听见,笑得快直不起腰。

这哪是分享经验,江波涛煞有介事说一大堆,可内行仔细分辨便能发觉,对于创作技法本身江波涛压根半个字都没有提,光顾着侃灵感思想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也不知是不是个人天赋,他说起来听着就真的像模像样的。

根本是忽悠嘛。

 

 

江波涛回来时周泽楷的表情还是笑着的,江波涛知道他心思,也不尴尬:“真是内行也不会看不出那其实是你的作品了。和他们说专业的也听不懂,还不如这样说不定就打开了什么创作的新大门呢。”

周泽楷沉思着还挺有道理,转眼一想还是不对,江波涛哪来的专业的和他们说啊,根本就是马后炮的狡辩。他想了半天,觉得要和江波涛辩,自己也得被绕进去,就默默地在第二天带了本绘画基础入门书过来。

第三天是中级,第四天是高级。周泽楷进入绘画状态,江波涛就在边上一页一页悠闲地看,两人都埋在花朵里,在常人眼中悄无声息,倒真像是恬静安详的午后一幅暖洋洋的画卷。

“成了。”有一天江波涛说,周泽楷眨眨眼:“考试?”

“不能考不能考。”江波涛赶紧摆着手,“现在我的知识储备忽悠忽悠别人还行,哪里忽悠得了您这尊大神啊,不过——”

“觉得离小周的世界近了不少呢。”

 

 

17.

 

自己离江波涛的世界……又有多远?

周泽楷想到画室里那株白色桔梗和江波涛的整个花园,情绪又有些低落下来,他到底还是听不见,江波涛的世界像是有着玻璃制的透明外墙,看起来那么近那么鲜明,却无法触碰到。

然后周泽楷看见结束了谈话的江波涛回过头来,两人的眼神恰好对了个正着,江波涛前一刻温和的眼眸里头好像有什么闪了闪,站在他的画作边上对着他微笑着。画上边是那天花园选美大赛的盛景,看起来那么耀眼,还挺吵闹。

还是挺近的,周泽楷想起了那个梦。

 

 

18.

 

展会下午有采访,周泽楷站在舞台上面对着下边一片长枪短炮和观众炙热的眼神头都疼了。

边上的会长熟稔地洋洋洒洒说了一大片,慈爱地拍拍周泽楷肩膀示意他也说两句。周泽楷哪里擅长应付这些,还真的就说了两句:“还要努力”和“谢谢大家”。

这如何能完!记者们可不管周泽楷不善言辞这点,纷纷冲着台上提问,问得最多的倒还是关于这次画展的创作灵感,如何能画出让人觉得看见了一个植物们的世界的画作。

周泽楷说不出更多的话,着急地瞅着台下贵宾席,江波涛就带着名牌坐在那一群货真价实的艺术界名人们中间,周泽楷使劲地瞪着他,瞪得记者们都发现了端倪,觉得问这位大师大概有戏,便纷纷调转枪口。

江波涛也不推辞,好整以暇站起来走到周泽楷边上,看上去真有那么点大师风范:“如果我说那些植物们都会说话都有情绪,而且周老师恰好听得见,诸位会相信吗?”

 

 

满堂先是静,随即便爆发一阵哄堂大笑,江波涛也轻松地附和笑着:“以上开个玩笑,很显然大家都不会相信这样奇妙的事情,周老师也是把我们这个社会中生活着的人们的心情转移到植物身上,通过大量的野外写生和生活体验去……”

又在忽悠。不,根本就是胡话。

周泽楷莫名地就愤怒了,站在台上悄悄握紧拳头。台下的笑声刺得他什么声音都快要听不见了,江波涛的笑声也是。他想要说些什么,可无论如何都想不出完整的句子来表达,只能偷偷摸摸地把身子挪近一些,去碰江波涛垂在身侧的胳膊。

可江波涛根本不理他,继续妙语连珠管自己说,台下的观众和记者们听得连连点头,赞赏的目光一道接一道落在周泽楷脸上。

 

 

周泽楷被看得有些发烧,心里头的愤怒却愈来愈厉害,赌气一样把江波涛的胳膊又掐了一掐。这一次江波涛有反应了,周泽楷只觉得那只藏在两人之前的胳膊动了动,随后有什么抓住了自己的手。

江波涛的手牢牢抓住了周泽楷的,面上还是那副侃侃而谈的微笑神情,周泽楷却从偶尔不经意间看过来的余光中捕捉到了一丝“安心”的味道,心思晃晃悠悠地缓缓沉静下去。

 

 

19.

 

气还是有些生的。

展会结束后周泽楷坐在台下闷声不说话,看着工作人员们整理东西,装了半天周泽楷的画家朋友的江波涛理所当然地坐到旁边,捏捏周泽楷的胳膊:“生气?”

周泽楷不理他。

江波涛得寸进尺地捏捏周泽楷的手:“我猜小周在气下面那些人都不相信我的话,也气我顺水推舟不做辩驳胡乱瞎扯,是不是?”

……你明知道便是这样,还继续顺着那些人的意思说。周泽楷低下头不说话。

“小周。”江波涛轻轻地唤一声,“我以前也总是告诉别人我听得见,但没有人信我。后来我明白,对于看不见的无法亲身确认真实的违背常理的事,很难有人会相信的,所以我就再也不说了。”

周泽楷听着觉得难过,大部分人的反应和江波涛在台上的选择他其实也是明白的,只是想替植物和江波涛打抱不平,结果帮忙的对象还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才破天荒闹了闹情绪。

 

 

也因为是江波涛的缘故。

周泽楷抬起头,看见江波涛正对着一幅画出神,那画的是一条无人的街道,两旁合欢树整齐地列着队,粉色的花朵伴着风舞动,越往街道深处那风好像就越大,那舞蹈也随着缓缓变得激烈而悲伤,仿佛在用已知晓的将要断绝的生命舞出花落前最后一刻的绚烂。

“它们的心情,观众们一定都感觉到了,那就很足够。”江波涛笑一笑,“我听到的世界就交给你。”

周泽楷仿佛听见自己所有的画作里的花都在轰鸣,巨大的声浪轻柔地淹没了他,然后把人缓缓地从透明的海洋中托起,他听见整个世界都在对他微笑。

“这个世界,让更多的人去看到吧。”

 

 

20.

 

“疼……?”周泽楷看看江波涛的胳膊,上面早已没有任何印记了,根本看不出来被人掐过。

“恩,挺疼的。”江波涛特别真诚地回掐周泽楷一下,“大概就这么疼。”

哪里疼,痒痒的,麻麻的。两人对视了一眼,一齐“噗嗤”笑出来。


点我阅读后文


·原著里也有类似的感觉,小江所做的一切很少有人知道并发现,我想小周在最初的时候一定很介意这一点,他并不是只顾自己发光,而默许外人看不到队友的成就的那种人。但是小周是轮回全队的核心,小江所做的,是把自己的那份光芒一起融入进小周的光芒里,小周也明白的。我曾一度产生过【带着我的世界去发光吧】的奇妙感觉。

评论(25)
热度(119)
©江海寄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