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原创江周文堆积处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副本命,江周不拆不逆
·努力写文卖江周安利ING

【江周】绽放之声(架空|暖系已完结|12~14)

——————————

《绽放之声》前文链接:

1~6 7~11

——————————

12.

 

结果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倒不是又饿。周泽楷的心思通透,把这件事就牢牢记下了,大晚上让人特意跑来送饭,江波涛虽然没说什么,笑得亲切自然,周泽楷自己还是过意不去。于是就定个小闹钟,到点就响铃催着出门吃饭。

这么做创作难免被打断好几次,绘画到了兴头上,突然思维全线崩塌无疑如同一盆冷水当空泼下,无法形容的别扭。周泽楷憋着没说,江波涛却不知怎么的就知道有闹钟这回事了,在花店里拉着人笑眯眯地劝。

周泽楷倔,咬定了“不能麻烦”,仗着比江波涛高那么一丁点儿居高临下地盯着看不说半句话。

碰上一般人早投降了,可江波涛也倔。

 

 

而且他不像周泽楷那样,倔的时候人明眼就看得出。江波涛的表情依旧是微笑着的,看似一冲就垮的温柔伪装下边实则细密不见半分破绽,连下手处都寻不着。

赢的最终却还是周泽楷。

 

 

“算啦算啦。”江波涛捂着额头满脸的不堪其扰,好像一刻不停在被什么骚扰着似的。周泽楷莫名其妙地想我没说话呀,再看花园里无风摇曳的花朵们突然就明白过来。然后江波涛从裤袋中掏出手机开始拨打什么电话,周泽楷就站在旁边,听着他和电话那头不知哪位对侃。

半晌后江波涛放下电话,冲周泽楷摊手,又做个OK的手势:“好啦。找了一家饭馆,以后你们有需要的时候就订餐他们给送,这下总没问题了吧?那家店我以前不在这儿时常去吃,卫生质量都有保障。”

“恩。”能说动外卖来做这单生意,小江真厉害。周泽楷想,突然又意识到这个结局还是托了那些花做战友的福,吵了江波涛半天怪不好意思的,就压低了声音特别歉意地问:“花?”

“放心,它们已经不吵了。”江波涛摊手,做出一副特别不甘心的样子,“这还是我养着的呢,胳膊肘就往你那儿拐。”

 

 

两人都以为这事儿到现在就算完了,皆大欢喜的。

谁料到几天后江波涛又上门,这次他手里提着一个大西瓜:“小周你想吃西瓜?”全画室的人就都跟着蹭了顿甜蜜蜜的西瓜。

再过几天是某位名家新出的画册一套:“我倒觉得还是你的画更漂亮,它们也是。”

再后来周泽楷听见助手们在那儿议论老师的那个开花店的朋友是不是真的和老师有心电感应,这都快赶上阿拉丁神灯了,还是远程声控的那种。

第二天给桔梗花浇水时,周泽楷对它进行了深刻的思想教育。

他怕桔梗听不明白,费了好大的劲破天荒连着说了八个字:不要总是麻烦小江。白色的花苞微微抖了抖,周泽楷确认一下窗真是关好的没有风,觉得这是花听懂了的反应,便满意地继续创作。

江波涛果然就没有再来。

 

 

13.

 

胳膊肘……还是在往自己这儿拐的呀。

画室门半开着,盛夏独有的卷着热度的风带着江波涛在外头和电话叫来的急救车解释的声音一齐轻飘飘地钻入周泽楷的耳朵,酥酥麻麻挠得人心痒。

外面的声音渐渐弱了,周泽楷听见急救车特有的嘟嘟声离耳畔愈来愈弱愈来愈远,脚步声却变响,踩着不怎么稳定的节拍凑近他,周泽楷睁大眼睛对上焦点,看到的就是江波涛那张脸。

有细密的水珠缓缓聚成形豆大的想要滴落,完全不同于过往送东西来时的闲庭信步的姿态,江波涛抬手擦擦汗:“小周感觉好点了没?”

 

 

“恩。”周泽楷除了虚弱,感觉还都挺好的,“小江?”

江波涛先是愣神,很快就笑容满面开始摆手:“我哪会不好,发烧的又不是我。”周泽楷想我要问的又不是这个,努力地集中精神瞪他,可江波涛哪里不知道他想问的其实是什么,压根不给机会,从沙发边站起身顾左右而言他:“小周午饭吃的什么?”

这回轮到周泽楷愣神,午饭好像真的没吃,难怪除了发烧还感觉身体有些奇怪。

他在那里发愣,江波涛就什么都明白了:“画什么画得那么投入,以后别这样。”本来他还想说些什么,看到画室中央的画板住了口,神色有些微妙。

“花?”周泽楷学他,岔开话题问。江波涛笑了笑,注视着窗台上的桔梗:“它还挺靠谱,看你倒下就传话过来了,就是夸张的毛病好像老改不了。好了,你先安静躺着,我去外面买些吃的回来,画室钥匙你们平时放在哪里?”

周泽楷抬手指了指另一边的柜子,江波涛走过去,周泽楷看到他白色的短袖上衣后背处一大滩的水渍,说不出什么滋味,想了想对桔梗花的思想教育还不够深刻,再想了想画还没有画完,不能让灵感逃走了,就开始努力在混沌的脑海中自行勾画起来,这样稀里糊涂的又睡过去。

 

 

14.

 

他做了一个梦。

以前周泽楷也会做梦,而且艺术家做梦也总是美丽又色彩斑斓的。但是这一次完全不一样。

他走在长长的街道上,半个人影也没有,不知怎么的就听到叽叽喳喳的声音,讨论着“今天的天气真好啊。”抬起头街道两旁的合欢树上粉红色的花朵摇曳着向他招手。

街道尽头突兀地出现了大型花园,周泽楷再回过头,街道和合欢树都不见了,自己被包围在五彩缤纷的花的世界里,或甜蜜或硬朗或活力十足或带上些忧郁的声音从四面八方钻入脑海,仿佛一场盛大的聚会。

那里头好像没有那朵未开花的白色桔梗,周泽楷想着在花海中张望。边上的柳树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柳条们轻轻就把他的身体缠住了,突然托上了半空。

周泽楷被吓了一大跳,然后他就看到了那株白色桔梗,在所有花朵的最外围。而且盛开着,洁白的,在花海中就像星星在夜空里一样显眼地摇曳。

江波涛站在桔梗边上冲着他微笑。


点我阅读后文

评论(18)
热度(90)
©江海寄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