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原创江周文堆积处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副本命,江周不拆不逆
·努力写文卖江周安利ING

【江周】绽放之声(架空|暖系已完结|1~6)

这是一个非常多灾多难的脑洞……自开启后在完善过程中经历了三次大改,和最初的梗相比已经……完全反了过来!而且由预想的短篇莫名其妙就给完善成了小中篇……

一如既往的暖向生活系架空,虽然有个小小的非生活设定。

其实很无差,但一如既往地默认是江周(。



————————————

·《绽放之声》

· 温暖向生活系架空HE

· 江周ONLY

· 小中篇FIN

· BY唯惜君如玉

————————————


1.

 

“怎么,又渴了?等等就给你喝水……忍一忍,在这儿待一会儿,阳光还没有晒到这里……”江波涛把一盆美人蕉从高高的架子挪到地板上,又捞了水壶浇灌起脚边的茉莉。

他弯着身子,小心翼翼让水流避开娇嫩的花瓣,忽然就有一丝暖风从耳边轻飘飘过去了。“嗯?有客人来?”江波涛回过头,恰好看见玻璃门被拉开,清脆的铃音和夏日的空气一齐涌到面前。

“啊,真是贵客。”

 


2.

 

粉紫色的牵牛花交错着缠绕花架,大大小小的盆栽充斥了视野,周泽楷都不知道该怎么落脚了。江波涛走过来,低声细声细语好像是在和植物们交待着什么,随后一盆盆把那些花儿挪开,引周泽楷进门。

“早上好。”江波涛冲他笑笑,“想喝点什么吗?咖啡还是茶?”

怎么做到的这样自来熟啊……周泽楷闷闷地盯着江波涛,可对方只是扬着唇角笑着,像对待多年的老友那样亲切。

“茶。”

“收到。”江波涛笑着就进去。店面看起来就那么小小的一间,江波涛却真的就从花草间穿到周泽楷看不见了,看起来简直像异空间似的,然后就听到整理茶具和问话的声音从里头传出来。

“今天怎么会想到来我这里来了?”

 

 

3.

 

怎么会想到来这里。

周泽楷喝着茶想,要是我知道就好了。

 


遇见江波涛的时候周泽楷正认真地在公园的小河边对着一朵野花写生,突然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可劲地扎着后脖颈,又痛又痒的,一个激灵回过头,就恰好对上一个孩子的目光。那孩子瞬间就像只受了惊的兔子,慌慌张张倒退几步,拔腿就跑。

再仔细看看身后,随风飘荡的柳条似乎是方才折腾自己皮肤的罪魁祸首,柳树下还站着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男子,扶着树干冲他笑。

“你好,我叫江波涛。”

 

 

“孩子?”

江波涛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指了指周泽楷放在身后的背包,搭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松开了,里头更深的扣绳被解到一半松松垮垮耷拉着。

“背包还是放在前头比较好哦。”江波涛缓步走上来,周泽楷这才注意到他的手中还托着一盆小小的不知名的花朵,嫩绿色的纤细茎叶舞蹈般地轻轻摇摆着——没有风呀,周泽楷有些困惑地想,而江波涛后头的话让他更迷茫了,“我有个不情之请,能给这孩子画一张画吗?”

那盆花摇晃得更厉害了,仿佛热切地期待着什么似的。周泽楷觉得自己大概是捕捉到了什么可能性,却实在太过荒谬,原本就不太会说话的他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只能看着江波涛,眼睛努力一眨一眨的。

“抱歉,我有些唐突了。”面前出现了一只手,一张名片握在指间被递过来。

“如果有空来店里坐坐,我会很欢迎的。”

阳光从柳叶的间隙中落下,洒了江波涛满身的光影,五彩缤纷,绵延向那同样斑斓的未来。

 

 

4.

 

江波涛就坐在他对面,小圆桌埋藏在大堆的盆栽中间,看起来两个人都像被包裹在花丛中。

周泽楷想了想,其实也挺好明白的。扎着脖颈的柳条,没有风却摇摆着茎叶的白花,还有一同出现在画面中的江波涛,他想起方才进门时江波涛冲着四周的低声细语,突然就觉得没有什么很奇怪,一切都那么真实自然。

艺术家们的细胞总是和常人有些差别,一个问题豁然开朗后周泽楷的目光就自然地打量起店里来了,他发现江波涛店里的花真的和哪里的都不一样。



“它们见到你很开心。”难怪感受到了浓厚的喜悦的味道。

江波涛看他不惊讶,也不惊讶地继续说:“那孩子回来就宣传你的画多漂亮,再说下去,恐怕这条街的合欢树都得认识你了。”

“它就在里面呢?想来看看吗?”

 

 

5.

 

里面居然真的藏着一片天地,不大却玲珑别致宛如仙境的花园。江波涛坐在白色的石凳上,周泽楷被这景致震慑了十几秒才凑过去,顺着江波涛的目光看:“其实它还没开花,还真是想不明白,它想要的我都给了,怎么就是不按着花期来呢?”

周泽楷知道他能和植物们交流,可看着江波涛盯着那白色的花苞抱怨还是觉得有些好笑。

但真的很美啊。

很想用画笔把这一切记录下来。周泽楷想着,就从背包里拿出画板和纸笔。这些东西他上哪儿都习惯带着,就是为了能不漏下任何让他察觉到了的美丽。

他画了很多年的画。起初的时候父母说什么也不让走这条路,说是只有没文化的人才会去当这穷酸的所谓艺术家,谁知道自家儿子看着乖巧腼腆,性子实则倔得很,认定了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为此周泽楷没少挨父母的打。

 

 

也不是多下重手的施虐,单纯是父母想把人从“歧路”上拉回来,可有一次不小心把周泽楷的脸伤着了,划了挺长一条口子,货真价实见了血。医院治疗回来后过去大半年疤痕才勉强退干净,周泽楷没说什么,依旧抱着画板不放手,父母倒是心疼了。

一合计还是算了,现在做什么只要长了张不错的脸,人气都不太低。自家儿子的画技这么磕磕绊绊自己练习出来的居然还真的当得上“出色”二字,人又长得帅,以后生活应该不会难过。

父母不再插手,周泽楷就顺风顺水画到了现在。

 

 

“它们都是有心情的。”江波涛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轻轻地说。

周泽楷皱眉看看花,又转向江波涛盯着,画笔停滞在那里。

艺术家总是有些性格孤僻,虽然周泽楷不爱说话并不是因为性格孤僻,也绝对和他是艺术家没关系,可这种说法确实让他避免掉了很多麻烦,哪怕其实根本是误解。只是能理解不说话的周泽楷和能理解不说话的周泽楷想说的话差别可谓上天入地,可江波涛就那样笑着继续说了。

 

“池子里的荷花说今天的水温很舒服,有点想睡上一会儿。”

“那是飞燕草,今天阳光不错,它们很活跃,正在举办愉快的歌会。”

“芍药有些难过,它们的花快要彻底落尽了。”

“凤尾兰特别吵闹,前些天有顾客说它们长得像开心果,为了究竟像不像这件事,它们至今还在争吵。”

“……”

 

周泽楷听着他说,觉得整个花园都活起来了。那些不可思议的心情透过江波涛的叙述传到他这里,一切都变得不再同目光能看到的那样,喜怒哀乐从这些植物身上迸发出来,要凝聚去他笔端的画里。

 

 

“那它……”江波涛顺着声音瞅瞅周泽楷笔端已经写生出了轮廓的花,再看看面前的茉莉花丛,面色突然就变得古怪起来。

周泽楷疑惑地偏头:“听不见?”

“不是听不见。”江波涛摇摇头,一脸“想笑又使劲憋住了”的表情,“它们在说你长得真帅,想着以后要娶你。”

为什么是娶……周泽楷的神情比江波涛方才还要古怪,江波涛似乎又看出了他都在想些什么,表情憋笑得更厉害了,说话声都颤颤巍巍:“这株茉莉是雄花。”

周泽楷突然后悔先把这茉莉画在了画板上。

 

 

6.

 

最后还是要走的。

周泽楷想把画留下,被江波涛制止了,说我知道你是周泽楷,你的画就算是写生也值钱,我可要不起哇。周泽楷就说三个字“和店比”江波涛立马就不吱声,特别无奈地看看天看看地看看左看看右:“服了你了,可我这儿哪里找得到挂的地方。”

四面八方全是花,可真要把这幅写生搁到家里去,两人谁都不太甘心。

幸好花儿们都非常喜欢周泽楷的画。江波涛在那儿和这盆吊兰嘀咕嘀咕,和那株摇钱树商量商量,然后小心翼翼地做了会儿搬迁工程,还真的就在墙上空出了一片地方来。

“等一会儿就去找装裱的把画挂起来。”江波涛满意地点点头,“啊!还有你等等。”

 

 

“它就送给你了。”白色的花苞下头嫩绿的茎叶又舞动了起来,周泽楷有点儿发呆。

“它说想要跟着你。”江波涛叹口气,“这是桔梗花,不算多难养的品种,它自己选择了你那就更容易养了。”

有些疑惑地眨眨眼,周泽楷还是问了:“卖花……?”

“也不是都这样。不过要是花特别不喜欢的客人,出再多钱我也是不卖的。”江波涛笑一笑,“都靠花挑我这生意还怎么做呀。当然这孩子都选中你了就最好,虽然一直养不到它开花我还挺遗憾的。”他这话说得前半句还在调侃,后半句就骤然变了调,周泽楷听得也有些伤感,低下头注视着小小的白色花苞。

这花留在江波涛这儿会更好吧。自己又听不见它们的话,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像江波涛那样毫无疏漏地养的——可是,为什么江波涛也养不开花呢?

“我是在说给它听呢。”江波涛的声音突然变得很近,几乎凑在周泽楷耳朵边上轻声细语着,“让它听到,不要再刁难你这个主人了。”然后后退几步又大声说:“如果你让它开花了,千万要带给我看看啊。”

周泽楷看着他演,看得忍俊不禁,眉眼都弯起来。店外阳光很暖,那株白色的徒有花苞的小桔梗就在小桌上轻轻摇晃着。


点我阅读后文

评论(30)
热度(164)
  1. 蕉你做人江海寄余生 转载了此文字
©江海寄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