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原创江周文堆积处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副本命,江周不拆不逆
·努力写文卖江周安利ING

【江周】大神,给我签个名呗?(网文编辑/写手背景|18章)

周更君又来啦><很想写出那种特定的感觉,但是写出来的和脑子里想的还是有差别啊QAQ文力不够讨厌死了!

另外《江团子》我写完了><在等小伙伴7月10日左右画完团子插图再发上来XD


《大神,给我签个名呗?》前文阅读

设定+01章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18=


人生总有很多意外。

许是发现昨夜酒吧喝醉后对着破口大骂的男人是你的新上司,许是随手在路上捡到的不知谁拉下的彩票开奖后居然中奖千万,许是环球旅行在每个国家居然都见到了同一位陌生人的身影。

有些只是人生路途上一个小小的插曲,带来些惊喜或恐慌,却也不过投入湖面的一粒小小石子,涟漪半漾只留瞬息。有些却是溪涧中生生落下的大石块,阻截了行流,便让溪水歪向不知名的地方去。

后者已不能再称之为意外,更贴切的词大概是缘分。

缘一人,误一生。

 


很多年后江波涛会想,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错过了一班地铁,或是在台阶之上匆匆擦肩而过,谁都没有注意到对方身影,是否就走不到现在的未来?

想着他自己先哑然失笑,那一次并非生离死别,即使往来的地铁错过了,他们依旧会在某一处相会,随后未来重新起航,轰轰烈烈奔向不变的远方。

看吧,这便是所谓缘分,上天注定如此,想逃也入地无门。

此时此刻,江波涛当然想不到那么远,意外和震惊挤占了近乎所有思维空间,总算还没有完全被这意外的相遇冲昏头脑,仍惦记着自己来找周泽楷的来意。

 


“论坛。”

“小周看到了论坛下面的评论?”


同时脱口而出的话语让两人不可避免又各自愣神半秒,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江波涛。他快步上前,又小心地把距离控制在了一个礼貌的范围:“小周担心我看到评论不高兴?”

周泽楷点点头。江波涛轻松地笑笑:“我真的没什么。反倒是——”他的目光中含着歉意,“因为我的缘故给你带来了那么大的困扰。”

“没有。”周泽楷固执地摇头,他似乎是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只是默默地补充上三个字,“你很好。”

倒是发现了对方的欲言又止,江波涛此刻却实在没有多问的心情。

更没有多问的胆量。


他深吸一口气:“网上的事情,我们会去处理的。我和你搭档参加比赛的事情是瞒不住了,不过我们所做的一切都符合规则,也不需要再刻意遮掩。真正麻烦的是下面评论里的流言,我会想办法说明清楚。”

周泽楷始终盯着他的眼睛认真地听着,江波涛不禁苦笑:“即使给出完备的解释,那些话……想要完全遏制住也不太可能。虽然时间久了自然烟消云散,在此之前可能还需要小周忍耐一下,实在不行,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人索性直接挑明,谣言也就能不攻自破了。”

说着说着江波涛便不自觉地游离了目光,面不改色说心虚的话原本算是他的强项,在周泽楷面前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周泽楷瞬间变化的表情,江波涛自然也没有看到。


“不是谣言。”

“嗯?小周说什么?”江波涛一惊,脑海中突然便冒上一句话:是不是该装作四处看风景?

“你喜欢我。”

“咳咳……我当然很喜欢小周啊。”心里头涌起了惊涛骇浪,忧虑和解脱感几乎同时蔓延而上,说不出的滋味。周泽楷这一句话居然险些便让他方寸尽失,只能装着满面的若无其事。

“看过言情。”周泽楷却好像完全不打算放过他,认真吐出的话语仿佛让江波涛看到了《枪王》书中主角在面对最终的敌人时那一次巴雷特阻击,轻而易举便撕开了自己的伪装防线:“一直喜欢。”说得简短,“一直”二字却加上了微妙的重音。


自己一时头脑发热埋在文中的小小的愿景,竟然真的被周泽楷看出了什么。


算是自作孽不可活吧?江波涛内心叹息着正过脸,都说到这份上,再不摊牌是不可能的,小周既然还能担心地来找自己就说明至少他并不厌恶,破罐子破摔说明白了朋友总有的做。

对上眼神却发现哪里微妙地不对,周泽楷紧抿的嘴唇微微颤抖着,垂下的手紧握成拳,漂亮的黑色眼眸看起来倒是认真坚定得很,可观察力非比寻常的江波涛还是一眼捕捉到了这其中蕴藏的一抹不安。

胸口突地一跳。

仿佛拨云见日,心中某处渐渐地,渐渐地开敞,洒入明媚的光。


靠近一步,再靠近一步,江波涛突然便伸出手轻轻拽过了周泽楷的那只,完全没有料到他会做到这一步,周泽楷显然也是吓了一跳,握紧的拳头不自觉地松开了些,江波涛眼疾手快便握住了。

手心湿湿的,尽是汗水。

黏糊糊的感觉有些难受,江波涛的表情却是从未有过的轻松,漫长的时光累下的灰色尘埃好像一朝之间便被风吹尽了,他的声音带着如释重负的轻快和温和:“是的,我喜欢你。江波涛喜欢周泽楷很久了,只是一直以为周泽楷并不喜欢自己,便愚蠢地逃避到了现在,直到江波涛发现原来——”

他亲眼见证着周泽楷的眼底瞬间亮起来,满满装载着喜悦。他故意拉长了语调,望着那张英俊得要命的脸。

“——周泽楷也喜欢江波涛呀,我说的对不对?”

八分肯定,二分调笑。周泽楷就在这陈述故事一般语调的问句后,认认真真,坚定无比地回复了一个“嗯”字,反过来紧紧握住了江波涛的手,先前因为大胆猜测等待宣判的紧张留下的汗水把两人手心的纹路填得满满,再不余一丝缝隙。

 


地铁内依旧没有几个人,这节车厢更是寂静得可以,只有一名英俊青年和一名笑容温和的青年并排坐着,轻声细语。

“小周什么时候发现喜欢我的?难道是看言情的时候?”

“嗯。楚云秀的。”

“不会吧,真的是那个时候。呼,幸好你看的是比较靠谱的,要是看了那些夸张造作完全不合实际的作品,我们岂不是真的就要错过了?”

我有那么笨吗?周泽楷用眼神谴责江波涛。

“当然没有。”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江波涛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也是你情感上的经历实在太匮乏了我才担心。不过现在看来,我这个表现得好像身经百战的反倒还不如你啊。”

你好意思说。周泽楷更加无声地谴责他,他也明白了江波涛早就发现了对自己的感情,只是想太多再加上缺乏信心,居然自己和自己玩起了自我逃避,一次次把“周泽楷也喜欢我”这种可能性排除在外。

“唉。”江波涛夸张地长叹,“真是差一点就真的这辈子就错过了。都说在喜欢的人面前再聪明的人也会变笨,我一定要把这句话奉为真理。都是太喜欢你,才让我变得那么迟钝。你说该怎么补偿我?”

话中的戏谑一听便知是玩笑,周泽楷却想了又想,最后凑过来,在江波涛微微发愣的注视下亲了亲他的额头。

“其实就算错过了也没问题吧。”仿佛受到这个突然的吻的影响,江波涛的声音骤然温柔起来,“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去发现。”

只要在一起,迟早有一天会发现心中埋藏的那份感情。这是藏不住的种子,一旦扎根便发芽抽叶,慢慢挤满心房,再也无法让你忽视它的存在。

那便是——

 

“不过,小周的言情看得还不够啊。”

江波涛眨眼,学着周泽楷的样子反向对方凑过去:“恋人间的亲吻可不是你刚才做的那个样子。”

“可以吗?”回应他的,是周泽楷轻轻的点头。

 

水到渠成。


点我阅读后文

评论(34)
热度(161)
©江海寄余生 | Powered by LOFTER